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联盟窃取大师 > 第550章 王国会议(6000+)
    在王国会议的前夜,斯卡萨·米勒斯,这位神圣教团的主祭、主战派最激进的教徒老狐狸,竟然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卧室?

    一个能让德玛西亚政坛风云色变的高层,就这么轻易地死去?

    怎么会是他!?

    柴安平能接受反战派的任何人被袭击、被杀害,因为不论如何这都是削弱反战派的方法,也会是乐芙兰有可能选择的方式。

    难道反战派里有这么强硬的大佬,决意在会议开始之前,就把对方的领袖打倒?

    这也太激进了吧!

    似乎是看出了柴安平眼里的怀疑,威廉爵士苦笑一声:“这件事很蹊跷,缇亚娜元帅不可能做这种坏规矩的事情。”

    那位睿智的元帅确实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但底下的人可就说不定了……

    柴安平和威廉爵士对视了一眼:“不管怎么样,今天的会议肯定是麻烦了。”

    一个主祭的死亡,让这场会议突然抹上了一层血色。

    也几乎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

    王国密探和治安司的精英治安官几乎是倾巢出动,两个部门的长官几乎都要疯了。

    神圣教团在王国的地位举足轻重,而且前阵子天使凯尔才刚刚亲自现身为教团站台,结果就出了这种百年未闻的巨大丑闻!

    这几乎是赤裸裸一巴掌打在巨神族的脸上。

    正义教团的主祭凡卡·思维塞立刻站出来斥责都城里潜藏的法外狂徒,藐视神明、胆大至极云云,在没了斯卡萨·米勒斯带头冲锋之后,他几乎毫不犹豫就接过了两大教团的指挥棒。

    并放出了不会屈服于血腥暴力,绝对会贯彻神明意志的豪言。

    神圣教团的教内事务则由一位副主祭暂代管理,这位没有什么声名的副主祭俨然一副凡卡·思维塞的随从形象,据说会替代斯卡萨出席今天的王国会议。

    神圣教团本来有另一位更富有手腕和人脉的副主祭,卡凡特·佩特拉,不过他掌管着光明哨兵一脉,不可能再接任主祭的职位。

    至于其中的原因,就是神圣教团内部自己的教条限制了。

    在这混乱的局面下,卡凡特·佩特拉也确实根本不关心所谓的会议,他只是下令召回了所有还在国内的光明哨兵,决意要让胆敢让神明蒙羞的狂徒付出血的代价!

    这份坚决的意志足以令任何人胆寒。

    毕竟光明哨兵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作为贵族中心照不宣的最大嫌疑人,缇亚娜·冕卫元帅保持着缄默,但想必被泼了这样的脏水也是怒火滔天了。

    而王室的态度更是暧昧,黎明城堡至今都没有传出正式的命令,只是听说嘉文三世沉痛的惋惜了一番斯卡萨·米勒斯的去世。

    泪水都挤出来了两滴。

    于是就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之下,一场堪称决定德玛西亚国运的王国会议正式开启。

    穿着得体华贵、气度威仪的议员们三三两两进入会议室,随着下午两点的钟声从钟楼遥遥传来,会议也终于开始。

    原本德玛西亚有三十七个议员席位(已去除搜魔人军团长的席位),后来增设了柴安平的钢铁之翼军团长席位、法师监管院西蒙斯拥有的席位,还有近期的两大教团主祭席位,已经是达到了四十一个。

    鉴于今天会议的重要性,即使是身在边疆的议员也派出了血脉子嗣代替参加,当然他们前来参加也只是无情的投票机器,那些议员早早就制定好了方略。

    其中也有许多柴安平熟悉的人,比如死去了西洛德大公后继承了爵位的帕特里奇、今天终于躲不过去的西蒙斯、缇亚娜,还有难得代表冕卫家族出席的拉克丝……

    这丫头根本没跟他提这件事!

    理论上每个议员不能拥有超过一票的权利,那会被视为藐视王权,所以即使这冕卫府的一票几乎可以看为缇亚娜拥有,但冕卫家族的代表却必须出席,表达自己的意志。

    唯一拥有多票的是国王。

    而且在赞成、反对票数焦灼时,国王还拥有一票否决权或者一票通过权,除非贵族方达成了一致,票数以压倒性的优势通过。

    那么即使是嘉文三世也必须执行这项法令,哪怕那是贵族要求他退位。

    柴安平是第一次参加这么严肃的会议,今天是跟着威廉爵士过来的,一路上一老一少还在嘀嘀咕咕,辨认着一众贵族的身份。

    拉克丝则跟随在缇亚娜的身边,只是冲柴安平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环视整个会议室,柴安平大概用魔力感知了一番,没有发现异常。

    整个王宫基本都是用禁魔石建成的,即使是以他的魔力,也受到了大幅度的压制,就是不知道巫妖会不会受影响了。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整个以两大教团为首的主战派对缇亚娜怒目相视,毕竟斯卡萨死亡唯一的获利者只有这群人而已。

    凡卡·思维塞还在阴阳怪气说着“神明不会放过任何亵渎的狂徒”这种话,一双碧蓝色的好看眼眸此时却十分阴沉,眼白上还有明显的血丝。

    柴安平又看了眼神圣教团的副主祭,那是个沉默的中年人,但看得出来,也对反战派的众人愤怒不已。

    他收回视线,整理了一下带在手上的白手套。

    这是他往日绝不会佩戴的东西。

    很快,赵信率先带着下属进到会议室中,宣读了国王即将到达的消息,让整个会议室保持安静和礼仪。

    几分钟后,嘉文三世带着皇子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

    皇子从挺早以前就开始参与政事,但在最高的王国会议里仍然没有投票权。

    “那么,就开始会议吧。”嘉文三世庄严道。

    “陛下!在会议开始之前!”

    凡卡·思维塞立刻说道:“请您为我们主持公道,斯卡萨主祭昨夜被凶徒杀死,一定是为了今天的会议!”

    “思维塞卿,关于这件事我已经下令密探全力调查!”嘉文三世表情严肃:“这种无视神明威仪的恶行,罪不可恕!或者你手里有什么线索吗?”

    “这个……”

    凡卡·思维塞脸色一僵,他有个锤子的线索。

    嘉文三世一句话把这位正义教团主祭堵死,得不到他的回应,便再次说到:

    “这件事,事发突然,我亦痛心疾首。

    但此次王国会议事关重大,若无其他事就不要干扰会议的进行,可还有人有事要启奏?”

    一片寂静。

    “那么,会议开始!”

    书记官上前宣读第一议题,有关东征军的人选放到了最后,毕竟这种扯皮的议题通常会引起大量的争吵以及议程冗长。

    柴安平头一次参加,还是挺新鲜的。

    而且今天的所有议题,其实都挺重要的,不但有教团军的建制问题还有法师第二军团的招募计划……

    林林总总,确实是一场十分重要的王国会议。

    而各种决议也确实十分焦灼,毕竟事关王国未来以及自身利益。

    比如其中就有一些野心家,企图让所有法师军团独立在军部之外,重新成立一个新的“魔法部”,部长等同缇亚娜的元帅身份,这个提案直接就遭到了超过三分之二人的反对。

    就连西蒙斯都投了反对票。

    “法师问题目前才获得初步成果,我反对一切过激政策。”他这般说道:“而且一旦法师势力壮大起来,在议会上也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到时候谁又能来制衡?”

    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法师得天独厚的才能注定了远超正常人,一旦他们掌握话语权,那就很难挽回了。

    这也是许多人无法容忍的情况。

    就连身为法师一员的西蒙斯都是这样的反对态度,因为他已经能预见如果法师政治势力壮大起来的话,无疑又将让德玛西亚陷入内乱之中。

    他所坚持的只有法师成为普通人的权利!

    光是这样一个问题就扯皮了那么久,让柴安平大开眼界。

    夜晚到来,所有议题才过去一半,众人稍作休息,吃过了皇家御厨准备的晚餐继续奋斗。

    贵族在这方面总是有着奇怪的精力。

    柴安平已经靠在椅子上睡了一觉,他的位置距离拉克丝还挺远,没办法凑在一起聊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过夜晚的议题很多就跟他有关了,不论是法师登记所的改制还是两大教团的诉求,都开始是两大派系的主战场。

    关于法师登记所的改制则是在国内的法师登记的差不多之后,这个机构庞大的权能就开始惹人眼馋了,分化的声音逐日高涨。

    而冕卫家族和拉克丝作为既得利益者当然不愿意了,顶多多设置一点下属部分……这就很合理了嘛!

    运转魔力,消除掉精神上的疲倦,柴安平双眼重新绽放神光。

    “下一议题,教团军组建事宜!”

    有关这一议题,其实早已经经历了好几次的讨论。

    这次重新提起,可见两大教团的游说和奔走已经得到了效果。

    提案的通过不是问题,问题只是两大教团可以为自己捞取多少利益。

    在斯卡萨·米勒斯死去的当下,这一问题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有关组建与否,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终于两大教团以微弱的优势通过了提案,而嘉文三世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行使一票否决权,否则就该被人质疑是否不满守护神的意志了。

    凡卡·思维塞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袍:“我们神圣教团与正义教团,开化民众、传播教义,让国民都受星灵之庇护。

    正义星灵的降临也在表明神明从未抛弃我们,自德玛西亚与灾难中建国,在天使的羽翼下顺利度过困厄,到现如今巨神峰的意志再次指引我等,消灭世界上的罪恶,护卫大陆的安全。

    神明赋予了教团和国家新的任务,我等教团应该、也必须最先响应神明的指示,教团军的设立是顺应神明的意志,正如光明哨兵时刻守护着生者远离亡灵的侵害,此次教团军的建立也将庇护德玛西亚的平民、贯彻神明的意志!”

    会议室里响起一阵稀稀拉拉的鼓掌声。

    凡卡·思维塞接着说道:“整个王国上下有神圣教团殿宇上百座,正义教团殿宇也有五十多,有了教团军后,殿宇的守护也就不再需要浪费王国的军力,我们自身就可以做好防护任务!

    当然,为了守护好侍奉神明的殿宇,也是为了避免斯卡萨·米勒斯主祭的悲剧不再上演,恳请陛下允许教团军拥有十万人的编制、享有王国士兵的基础权益、军务由我等教团自行裁决……”

    凡卡·思维塞本着惊死人不偿命的原则,狮子大开口,直接就借着斯卡萨的死亡找嘉文三世要十万人的编制。

    要知道,王国最强的部队无畏先锋,也才两万多人的编制而已。

    众人听着这位光明教团主祭的诉求,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还真是把斯卡萨·米勒斯的作用榨干到底啊!

    该不会人是你们自己杀的吧?!

    “咳——”

    等凡卡·思维塞坐下,嘉文三世面色古怪的咳嗽了一声,抿了口茶水:“各位觉得如何啊?”

    “陛下,我看要真是有十万教团军,恐怕两大教团也就不用担心刺杀了,毕竟他们完全可以先把别人杀光了吧!”有人阴阳怪气的吐槽:“不归军部管辖,还要王国负担军费,这不就是拿着平民的钱养私军?

    如果要是这样都能行的话,那依我看来,大家都转而信教去算了!”

    “噗嗤。”

    柴安平没忍住笑。

    当然会议室里不是只有他一个。

    凡卡·思维塞对那个人怒目相视:“你这是在亵渎神明!”

    那个明显军队出身的贵族大手一摆:“您可别埋汰我,我从现在开始就是‘军神教团’的主祭了,咱们无非是教义不同!各论各的罢啦!”

    柴安平多看了两眼说话的贵族。

    “那是北地的威尔伯大公,地位仅次于麦克米伦。”

    原来是北地排名第二的威尔伯家族,失敬失敬!

    “威尔伯议员的话糙理不糙。”有人接茬:“要让王国多负担十万人的军费,那对民众是巨大的压力!”

    要知道德玛西亚可是个农业国家,虽说地理位置优越,而且农种优良,但目前王国供养军队也已经差不多达到了平衡,再继续增加就会大大加重平民的压力。

    这也是德玛西亚没有盲目扩军的原因。

    “教团自称爱民、亲民,难道还要从民众嘴里抢一口吃的?”

    “王国供养了那么多的军队,难道也都是从民众里抢吃的?”凡卡·思维塞表情冷漠:“怎么到了我教团军就成了你口中不堪的模样?”

    “王国军为国而战,教团军呢?”

    “教团军为神、为国而战!”思维塞振声道:“神明怜悯世人,神之意志即为平民福祉!”

    激烈的争吵开始。

    反正凯尔又没有在众人头顶上盯着,想要这样就让贵族把利益分润出去,挤压自己的生存空间那简直是做梦。

    嘉文三世也完全不可能通过这种议案,除非是脑子瓦特了。

    “有点不对劲。”

    威廉爵士附耳:“虽然凡卡·思维塞狮子大开口,但这么吵着吵着,却是开始主动降低要求了。”

    凡卡·思维塞显然没有斯卡萨·米勒斯那种水平,虽说具体的份额肯定是讨论出来的,但他这几乎是自己把底裤暴露在众人面前了。

    就连柴安平都看得出这位主祭的心虚。

    难道刺杀斯卡萨还是步好棋?

    众人一拥而上,不断压迫教团军的份额,而凡卡·思维塞的脸也变得越发涨红,看起来像是要气炸了一样。

    缇亚娜莫名蹙起眉头,隐晦的打量了一眼那位旁观的神圣教团副主祭……

    最终,教团军的编制被压缩到了至多一万骑兵、两万步兵的编制,军团的物资由教团自己承担,这也是三世允许他们自己掌控军伍的前提要求。

    怎么可能开王国供养私军的口子?!

    同时教团军必须大部分留在王国边境,每个教团殿宇保留的士兵不得超过五十,王都内则是不得超过五百。

    跟那些大贵族养的亲卫比起来多两百。

    算是聊胜于无。

    而这三万编制的人员将从所有信徒中选取,以两大教团的影响可以说是轻轻松松,而这些一集结完成,哪怕装备还没有齐全,也将直接开赴战场。

    毕竟这支军队可是为了“替神解忧”的,怎么能不上战场呢?

    这就是贵族们的坏心眼了。

    凡卡·思维塞一副颓然的感谢完嘉文三世,便坐了回去。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神圣教团副主祭突然站了起来:“陛下,难道王国已经不再信仰巨神了吗?”

    嘉文三世也被他突然的发问吓了一跳,这顶大帽子可没人敢戴。

    “费朗罗卿这是说的什么话!”

    嘉文三世笑道:“组建教团军就是在秉承星灵的意志啊!”

    心里则是在暗骂这该不会是个憨包吧?

    要是斯卡萨·米勒斯在这肯定就不会问这种愚蠢的问题。

    “我只看见诸位已经没有了对神灵的信仰之心,哪怕是思维塞主祭这样虔诚的仆人,也得不到在座各位的支持……”费朗罗心灰意冷叹息:“如果神明不再庇佑德玛西亚,些许的利益之争又有什么用呢?”

    会议室因为他的话为之一静,柴安平眼皮微跳,难道这家伙真是个愣头青?

    难道不知道这种话跟掀桌无异吗?

    再看一眼凡卡·思维塞,这个主祭却是一副闭目凝神,根本不想管的样子。

    “费朗罗副主祭。”

    缇亚娜开口了:“我想知道思维塞主祭一开始提出的要求是否是正义星灵的指令?”

    “……”

    众人精神一振,还是缇亚娜比较锋利,不管费朗罗承认还是否认那种完全无视了王室尊严的提案,都是他们自己打自己巴掌。

    “回答问题!”缇亚娜怒声道。

    “缇亚娜元帅息怒。”凡卡·思维塞睁开眼睛无奈道:“那只是我一心为了东征而提出的设想,与费朗罗和神明都无关。”

    “很好,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

    缇亚娜冷笑:“你认为自己的设想合理吗?”

    “够了!”费朗罗插嘴:“思维塞主祭也是为了这次的东征,缇亚娜元帅何必这样逼迫?”

    “不这么问的话,费朗罗代·议·员不是已经要质问我们的信仰了吗?”缇亚娜毫无愧色:“王国会议不是教团的祈福仪式,压缩教团军的份额自然有多方面的考量,如果你连会议的意义都不明白的话,我根本不建议你来替代神圣教团的议员身份。”

    “元帅此言差矣。”

    主战派中有人反驳:“教团内部的事务不应由我们来置喙,我想费朗罗议员也是因为第一次参加会议才关心则乱,在座众人的信仰是毋庸置疑的,否则又怎么会赞同东征呢?”

    缇亚娜冷冷斜了那人一眼,一句话就想在后面的东征主力军上先铺垫优势吗?

    庞德·克里克,侯爵。

    主战派中的中坚人物。

    克里克家族萎靡了几代人,现在已经侯爵中最为破败的一家,因此东征的意志十分坚决。

    费朗罗立刻接道:“是我失言了!请陛下恕罪!”

    缇亚娜的眉头彻底皱了起来,就连柴安平也意识到了费朗罗此前的话不过是在表演而已。

    他忽然抬头,危险的视线死死盯住这个费朗罗副主祭。

    他已经猜到了神圣教团的打算!

    缇亚娜也立刻看向了拉克丝。

    另一边,费朗罗则继续开口:“陛下,我深感自己并无带领神圣教团继续前进的才能,我所拥有的只有侍奉神灵的虔诚与意志,斯卡萨·米勒斯主祭的突然逝世也让我陷入了激进与愤怒中,因此我确实没有成为王国议员的才能。

    但是,我主亦在指引着我等,教团真正的明星与未来何在。

    在此,我愿意代表神圣教团与正义教团接受议会对教团军的安排,甚至将所有的教团军都布置在东部国境,只恳请陛下能做主同意让我等教团等待了上千年的圣女回归!”

    “她是正义星灵亲自降下的启示,拉克珊娜·冕卫小姐!”

    费朗罗深深的鞠躬,但这样子突然的话却让所有人的瞳孔都骤然一缩。

    “有关于拉克珊娜小姐是神圣教团等待了千年的圣女一事,我能证明这确实是星灵降下的法旨!”凡卡·思维塞说道。

    准确地来说,这本就是他自己得到的启示。

    果然——

    柴安平慨然一叹,这才是两大教团此举真正的目的!

    拉克丝!

    “圣女?”众人炸开了锅。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就连嘉文三世也露出了好奇的神情,这可是两大教团从未出现过的位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