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我能听见画外音 > 207当然是冲他娘的了!
    

    生活永远不是一帆风顺的。

    即便你生来就是一副欧皇的体质,是千年难遇的一条锦鲤。

    也难免在某个时刻,你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个坎。

    那个坎很深很宽,你怎么都蹚不过去……

    你无数次地想要放弃,满脑子只有一个字眼,那就是逃。

    逃!

    就他妈的硬逃!

    只要我跑得够快,别说是风了,就连寂寞也未必追得上我好伐?

    此时,路怀秋的内心就是这么想的。

    不过还好。

    相比起来,他还算是比较幸运的。

    至少……

    他不是一个人,所以并不寂寞。

    小的时候,他曾经有过一个很羞耻的,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的幻想。

    那就是突然有一天,世界末日来临的时候。

    其他的同学和老师们都不幸感染病毒变成了丧尸,而他牵着半晌最漂亮的那个女孩子的手,满世界的逃亡,浪迹天涯……

    可惜。

    这个梦想在他六年级的那年夭折了——班上最漂亮的那个妹妹转学了。

    年幼的路怀秋还为此难过了好一段时间。

    但那个时候的他,还远远没有意识到。

    有一天,他居然真的牵着一个女孩的手,在末日般的城市中奔跑着……

    身后的那群血族仿佛恶鬼一般穷追不舍,一路追着路怀秋和唐雨笙穿越了好几个街区。

    奔跑之际,街道两边的居民楼内的灯光,一栋接一栋地亮起。

    深夜时分,这座本应陷入沉睡之中的城市,却在逐渐醒来。

    【数不清的血族正从这座城市的四面八方涌出。】

    【安宁早已不属于这个地方……】

    【这是一场猎人们的游戏。】

    【而手握着筹码的人——则是黑夜的玩家!】

    ……

    “数量好像越来越多了……”

    路怀秋一边在街道上飞奔穿梭,一边挥刀斩开不断地扑到面前的血族。

    这样下去似乎不是个办法。

    再不想办法脱身的话,他们迟早要被这群家伙给活活地耗死。

    “我们往海景大道跑吧。”唐雨笙忽然说道。

    “嗯?”路怀秋有些疑惑不解。

    海边?

    那不又是死路一条么……

    他还记得不久前他们就被一群血族给堵在了海边。

    但这一次跟在背后的可是一片妖潮,要是场景重现的话,估计就彻底凉凉了。

    “海景大道在东边呢。”唐雨笙说道,“那可是天最开始亮的地方。”

    路怀秋恍然大悟。

    他知道唐雨笙是什么意思了……

    血族惧怕阳光。

    所以一旦撑到黑夜过去,这场狩猎游戏也就结束了。

    而它们便无计可施,只得无能狂怒,然后选择撤退。

    不过……

    撑到天亮,似乎并不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现在也就才刚过午夜不久,距离天亮显然还有很久的一段时间。

    也不知道这个妞儿是咋想的,看上去倒是非常开心的样子……

    “而且执行局的情报邮件里给出的坐标,似乎就在海边附近吧?”唐雨笙说道,“上一次我们来不及搜索,这一次刚好可以抓紧机会。”

    “好。”路怀秋想了想道,“那就去海边。”

    但很快,路怀秋便发现这个想法貌似有点不大成熟……

    ——从他们这个地方去往海景大道,是要从一座天桥上经过的。

    那几乎是一条必经之路,如果想要绕路的话就必须走很远,而他们显然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那条天桥,很窄很窄……

    路怀秋一直觉得,如果某天桥港区这边突然打起仗来的话。

    那么这座天桥一定是必占不可的绝佳据点。

    什么?你说你想去海边?

    先问问那些扛着长枪短炮在守桥的大汉们愿不愿意……

    路怀秋不怕这群血族莽夫。

    但他怕这群莽夫里突然冒出一个有智商的,带着一群弟兄们去堵桥的话,那可就难受了……

    “老大。”

    “嗯。”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嗯?”

    “我们失策了,天桥好像走不了诶。”

    “……”

    路怀秋僵硬地抬头望去……

    此时。

    只见天桥之上,已经站满了一群血族。

    他们正蹲在台阶上,低着头,一双一双血红色的双眼正紧盯着两人。

    【忍受饥饿已久的血族,仿佛看见了送上门来的猎物。】

    【一旦面前的那个少年和少女踏上天桥,他们便再也没有退路。】

    【虎视眈眈的血族们将一拥而上,将这座狭小的天桥,瞬间化为一座鲜血淋漓的屠宰场。】

    ……

    “怎么办?”

    唐雨笙微微蹙眉道,“天桥上的血族数量不多,凭我们两个的实力应该可以强行冲过去……”

    “但桥上的空间太小了,如果身后的那群家伙从后面包抄上来的话,那就是我们无法应付的情况了。”

    路怀秋转头望向身后。

    不远处,那群汹涌的妖潮已经越来越近了……

    夜色之下,它们的奔跑、厉叫声,越来越猛烈,几乎要直接掀翻这座城市。

    该如何抉择?

    冲?

    还是不冲?

    …

    “当然是冲他娘的了!”

    正当路怀秋还在犹豫不决之际。

    一个怎么听怎么欠扁的声音,突然间响彻了整个夜空。

    “?”

    路怀秋有点疑惑地眨了眨眼。

    这个声音……

    好耳熟啊?

    他下意识地看向四周。

    只见在大路的两旁。

    两群身着黑色长风衣的队伍,突然间如同两把锋利的长刃般,猛然切入了战场。

    从两边汇合成一片,如同一道黑色的城墙般,挡在了唐雨笙和路怀秋的身后。

    “参见大家长!”

    “嘿嘿,不好意思,好像来得有点晚。”

    “正义最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你说呢,大家长?”

    望着前面这个留着三七分刘海,一副拽得要死的模样,说话的时候还不忘顺带着摆几个pose的家伙……

    路怀秋却很难得地头一次觉得,好像没那么想捶他了……

    “不晚不晚。”路怀秋的嘴角露出了笑意,“来得正好。”

    “你怎么会在这里?”唐雨笙道。

    “听说大家长和唐护法近日在桥港区执行任务,咱们这些做小弟的,当然要过来时刻待命咯。”

    杜子腾耸了耸肩道,“对了,现在好像不是说废话的时候吧?”

    “情况好像有点紧急诶,要不然你们先冲为敬?”

    “等我解决完这群恶心的家伙后,再去找你们喝杯奶茶叙叙旧什么的?要是来得及的话,顺便帮我点一杯桃桃乌龙,一定要加冰!”

    “没问题。”路怀秋道,“那就交给你了。”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默契地击了一掌。

    然后背对背,分别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