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日游戏online > 074章突变,夜袭
    

    专注之眼的奇特效果是意外之喜,且提升迅速,因此林克回来吃过晚餐后就睡下,为凌晨后的猎杀养精蓄锐。

    2019年7月13日,凌晨,天气继续阴。

    林克走出房门,来到三楼大厅。

    微弱的烛光下,守在大厅两个守夜的人扭头看来,是费舍尔和史杜比。

    林克走过去,安然享受史杜比让出的座位——一个小文件柜子。

    “今天没什么情况?”他随口问到。

    费舍尔露出习惯性的憨厚笑容:“一切正常。”

    史杜比也点头附和,重新找了个钢制垃圾桶当凳子。

    林克看了看地上,只有寥寥三五个烟头。

    史杜比还下意识伸手进胸前,却只能摸了个空的表情。

    林克随手掏出一包已经拆开的烟,扔给了他:“你们刚才没睡觉?”

    “想睡,但是睡不着。”史杜比口中回答着。

    他的手已经飞快给林克递上一根,再给费舍尔一根,最后才是自己的一根,又想把半包烟递回来。

    林克摆手:“自己留着吧。”

    史杜比很高兴,却没有收起烟盒,而是放到了自己身旁——那位置更靠近费舍尔。

    这家伙也算个小帅的中年大叔,是怎么把自己混成一个普通保险销售员的?

    这细致入微的操作至少也该当个业务经理啥的吧。林克暗自奇怪。

    要是他知道,史杜比曾坚定地拒绝了前后两位女上司“你可以不用那么努力”的暗示,或许就不会有这疑惑了。

    Emmm~好吧,那俩朵“桃花”已经有腐烂的趋势,也是前保险推销员严词拒绝的原因之一。

    三人借着烛火点燃烟,史杜比才小声对林克讲述今天小队核心层达成的协议。

    很现实的是,这个新团队的二十多人里能参与这个会议的只有劳瑟、寇德、史杜比、萨默尔、费舍尔。

    刚同意加入的兄弟俩直接就是核心高层待遇。

    一来是两人的战斗力有保证,二来他们与林克认识。

    说起林克,他们才发现大家都是被林克救过的人,但与林克之前都只见过一两次面,双方一拍即合。

    哪怕萨默尔和费舍尔没有叫林克老大,但抱大腿的心思与其他三人没区别。

    甚至因为自身专业素养更强,还与林克“一起”大战食人魔小队,兄弟俩更能感受到林克的强大。

    把他们追的像狗一样的食人魔小队,在林克枪口下跟靶子似的,连反抗都做不到。

    在如今这朝不保夕的环境下,没什么比这种大腿更让人放心了。

    林克只是听着,没有说什么。

    他已经给出了帮助,让这个小团队有了发展的基础,那个物资交换更是大杀器。

    只要劳瑟和史杜比不蠢,稍微操作下就能获得很多好处,想让团队发展起来不难。

    直到突然从史杜比嘴里听到新团队的名称,林克忍不住开口了:“黑骑士小队?”

    史杜比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新老大会留意到这个:“是的,你要是不满意,我们立刻改。”

    林克摆摆手:“这些小事你们自己决定,我只要怪物的尸体。”

    听见这话,两人都有点疑惑好奇。

    史杜比没吭声,比较耿直的费舍尔忍不住开口:“这个,有什么用?”

    林克瞥了他一眼:“做实验。要是你们能弄两头骨甲长舌怪来,说不定我能弄出人穿的骨质铠甲。”

    史杜比茫然,他根本没见过骨甲长舌怪。

    费舍尔却在洛克福德见过,闻言倒吸一口凉气:“真的?那不是连重机枪子弹都不怕了?”

    林克:“嗯,所以你有办法弄死它?”

    费舍尔连连摇头:“那不可能,那玩意儿我们遇见了只能跑。林克你……呃,可以试试?”

    林克翻了个白眼:“试试?逝世还差不多,你们最好祈祷别遇上它。”

    这话当然是在鬼扯。

    他虽然忌惮骨甲长舌怪,但也仅此而已。

    真要对上,谁杀谁还不好说呢。

    不过这与其他人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不可能为他们冒险,那就别给他们过高期望。

    突然,一阵浓厚的阴冷感袭来,林克的身体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心中一惊:敌人?

    身体瞬间弹起,缩回了通道中,并扫了后方一眼,并没有任何异常。

    史杜比茫然地看着他,费舍尔却一把抓起身旁的枪,同样把身体缩到了通道墙角,还顺手拉了傻愣在原地的史杜比一把。

    这小老弟人不错,死了可惜了。

    史杜比屁股下的钢制垃圾桶倒下,在地上撞击出难听的DuangDuang声,惊醒了楼内其他人。

    不少人一个翻身,抓起自己的枪四下打量:“什么事?”

    “谁?”

    “发生了什么?”

    乱糟糟的景象中,林克皱起眉头:“你们,刚才感觉到没有?”

    费舍尔:“你是说,那种浑身一愣的感觉?”

    史杜比一愣:“啊,你们也有感觉?我还以为是自己衣服穿少了。”

    林克:“现在呢,还有感觉么?”

    两人感受了下,齐齐摇头:“没有了。”

    林克也一样,闻言不再吭声,只是低头看了下终端上的时间:0:15。

    看着这个时间,他陷入了沉思中。

    三楼大厅乱了十来分钟,终于恢复了平静,所有人又陆续睡下。

    当然有人发现是林克他们这里弄出的响动,可没傻子会找他们闹。

    费舍尔和史杜比重新坐下,林克却隐隐感到不安,打个招呼,就上到楼上天台。

    来到办公楼外,他就感觉到气温似乎更低了,丝丝缕缕的寒意顺着雾气,无孔不入地朝衣服缝隙里钻。

    哈出一口气,就是白蒙蒙的一股。

    终端上也显示,室外温度0摄氏度。

    抬头看向天空,黑色阴霾依然……嗯,怎么感觉有点波动的样子?

    林克发现了一点不同。

    这近乎凝固的阴霾两天来看得太多了,他都产生了习惯性错觉,以为它不会改变。

    现在它却在微微的波动,如海浪到岸前,一点点积蓄着力量。

    切换着战斗服镜片模式,观察了片刻,林克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雾气,又变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