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诡异世界摸尸人 > 第二百一十五章 长辈的话
    折子的内容很多,方牧仔细的看里一遍,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按照折子上的意思,是让他去当监察使。

    可是监察使又是个什么职位?听都没有听说过。

    方牧晃了晃手上的折子,狐疑的道:“师尊,监天司不是需要进行考核吗,难不成您这是走了后门?那这也太……”

    据他所知,监天司需要进行五试,合格后方可成功进入。

    现在突然告诉他可以进入了,他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关系户?

    吴司长双眼微眯:“其实也不是关系户,是新设立的职位,暂时也不需要什么考试,你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

    说这句话时,吴司长非常的肯定,完全出自于内心。

    毕竟就人品来说,他和方牧很像,他吴僚的人品,那是非常的完美了。

    方牧摸了摸下巴,随后飞快摇头:“不去,没意思,还不如回去睡大觉。”

    自家事自家知道,自己最厉害的能力是摸尸术,去监天司反而会受到束缚。

    “师尊,我也不是不给你面子。”方牧觉得还是需要解释一下,毕竟这是用他师尊的社死换来的:“你也知道,我只对尸体感兴趣,现在是对诡异的尸体感兴趣,我不太合适这个位置。”

    吴司长笑道:“你先听我说完。”

    方牧摊了摊手,表示没问题。

    吴司长指了指方牧手上的三封折子:“这个职位来之不易,无心、洛司长、还有一位司长再加上我,一共四个人才找来的,

    所谓监察使,顾名思义就是行监察职权,不过对象不是那些百姓,而是监天司的成员。”

    方牧沉吟片刻,明白过来。

    这就相当于拿着监天司的尚方宝剑,专门负责监察监天司成员的。

    不过……这好像与他无关。

    谁愿意去监察他们,自己一个人不香吗?

    吴司长似乎看出了方牧的想法,道:“你也看出来了,监天司大部分都很正常,但是仍然存在毒瘤,

    这些毒瘤隐藏很深,甚至盘根错节,所以需要一个监察使,我们以前都有过构想,但是需要实践,

    现在我觉得你是一个实践的对象,云龙城交给你管如何?

    几乎是权倾天下的职位,你还要考虑什么?而且并不需要你奔波,有人去往云龙城的时候,你再进行监察。”

    说了一大堆,这样一个职位,也许对其他人来说如获至宝,可是对方牧来说,真的没多大用处。

    方牧想了想,正准备说话时,吴司长又开口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作用,相反,对于你那些奇奇怪怪的爱好来说,这个位置更有用。”

    吴司长笑得像个老狐狸,眼睛都眯了起来。

    “哦?”方牧沉吟道:“这话怎么说?”

    云龙城的监察使,不就是监察监天司成员吗,难不成还能有啥办法。

    吴司长嘿嘿笑道:“首先,这并不干涉你的自由,因为目前只有一个,你只是以云龙城为基本,

    打个比方,你去往其他城市,就自动变成了其他城市的监察使,

    其次,我开始说了,监察使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职位,一般都是在监天司成员有任务才监察,

    什么是任务呢,那就是诡异,这里面的操作空间不用我多说了吧。”

    方牧越是听下去,就越觉得眼前一亮。

    这么说来,操作空间还真的有。

    打个比方,监天司成员来云龙城执行任务,那么方牧负责监察一切,任务过程中顺便摸摸尸不过分吧。

    吴司长看出方牧心动了,又道:“而且俸禄也会给你发,你看看,去哪里找这样一个职位?”

    方牧用力点了点头,大义凛然的道:“维护人间正道,本来就是我辈的本分,自然不会推辞。”

    吴司长嘴角微微抽搐。

    刚才还一副打死也不干的表情,现在就这么义不容辞了?

    “你听我说。”吴司长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方牧很少见到他师尊这么严肃,于是坐在对面的位置上。

    “你是我唯一的弟子,还记得我对你的评价吗?”吴司长缓缓道。

    方牧点了点头:“狂。”

    “没错,狂。”吴司长挥了挥衣袖道:“我将天下人分为侠恶狂邪,狂者行事不羁,有恶的性质,但更偏向于侠,

    监察使不可能给侠者做,因为很多东西是侠者做不出来的,你却更合适,

    方牧,世界上又很多提升实力的途径,但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之后,就不要迷失了心智。”

    方牧点了点头,现在的吴司长在他眼中,更像是一个师尊了。

    不过他师尊担心的并不存在,因为提升实力的途径确实很多,但是对于他来说,只有摸尸这一条路。

    方牧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现在的吴司长就好像一个长辈,而他方牧就像那些没有工作的小辈一样。

    长辈费力给小辈找了一份最好的工作,正在苦口婆心的让小辈努力的工作。

    不管如何,他师尊对他也确实够好了。

    “好了,既然如此,你就去准备准备吧。”吴司长挥了挥手道:“马上回云龙城吧,井龙县别去了。”

    “好嘞。”方牧欢快的应了一声,又说了两句之后,就准备离开。

    刚刚到门口,方牧停了下来。

    吴司长一愣:“怎么?”

    方牧挠了挠头:“师尊啊,俗话说得好,老了老了,就需要一个伴,我这当弟子的隔得远,总有照顾不到的……”

    吴司长皱了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觉得洛司长挺不错的。”方牧笑道:“俗话说得好,年少不知软饭香……”

    “滚!”

    “告辞!”

    ……

    井龙县。

    在方牧这边准备回来时,方牧家中也在发生一些事。

    偏僻的荒野中,鬼一看着面前的诡异,脸色凝重。

    旁边,阿白呆在一旁。

    哪怕以阿白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现在也觉得要完蛋了。

    鬼一回过头,很严肃的道:“这事儿……我不背锅,全是你干的!”

    阿白喵的叫了一声,表示与我无关。

    在他俩前面不远处,正有一个虚影在不断闪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