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12 老顽童鬼谷子
    李沐的这番话,可谓是将燕丹问的是哑口无言。燕丹认为大秦残暴,是因为他是燕国的太子,大秦毁了他的家园。

    每个人所站的角度不同,所处的立场不同,那么他看到的东西自然也就不同。对于六国的余孽来说,他们想要复辟,想要推翻大秦,从而复国。所以,对他们来说大秦是残暴的。

    但是,对于百姓来说,生活在大一统的王朝,要远比生活在朝不保夕的战乱年间,要强的多。

    正如同墨门的教义一般,天下皆白,唯我独黑。但是,白的就是白的,黑的就黑的。

    燕丹是智者,智者从不会做无力的辩驳。燕丹也明白,秦灭之后,百姓也未必会过的更好,但是他有他的坚持,他有他的信仰。

    “神农道友,莫非你要保秦不成?”燕丹朝着李沐问道。

    李沐刚要回答,脑海当中突然响起了北冥子的声音。这是北冥子用了类似传音入室之类的法术,直接将声音传到了李沐的脑海当中,这是要避开燕丹。

    “道友,秦国国运将灭,人岂能胜天?”

    始皇想要建立千秋万世的皇朝,但是大秦却二世而亡,这件事李沐自然是知道的。

    道家不亏是这个世界当中少有的修仙的,北冥子居然也看出了大秦的国运将灭。

    李沐看了看燕丹,顿了顿,这才说道:“农家不是保秦,而是保百姓,保万民。”

    “嬴氏江山也好,你燕氏江山也罢,我农家的愿景是百姓安居乐业。”

    “大秦可以因天灾而灭,但却不可因人祸而亡。战乱一起,百姓民不聊生。”

    “若是人害人的话,那么就别怪我农家站在诸位的对立面了。”

    李沐的声音可以说是铿锵有力,兴许是因为集成了神农血脉的原因,李沐的骨子里,居然有着一股以人族大义为先的感情。

    炎帝神农,黄帝轩辕,这两位是人族的祖宗。李沐既然继承了神农的血脉和黄帝的功法,那么自然也应该继承炎黄二帝的责任。

    “北冥子前辈,不知您是何意思?”

    似乎是因为话不由投机半句多的缘故,燕丹没有在和李沐搭话,而是转过头去看向北冥子。

    北冥子沉吟了一会,这才对燕丹说道:“我道家与农家共进退。”

    北冥子这话一出口,逍遥子刚想要说什么,他旁边的赤松子扯了扯他的道袍,没让逍遥子说话。

    北冥子乃是道家最大个的那个,只要北冥子一天没变成灰,那这道家天人二宗,还得是北冥子说了算。

    北冥子的回答显然是出乎燕丹意料的,因为在前来拜访北冥子之前,燕丹实际上是先见过逍遥子的。

    道家是有观天象,亡气运的本事的。逍遥子向燕丹透漏过,大秦的气运将亡。

    在燕丹看来,道家不管是天宗也好,还是人宗也罢,他们的修行讲究的便是一股知天命,而如今,为何北冥子居然要逆天行事。

    然而,让燕丹震惊的还不止与此。就在北冥子做出决定之后,又是一个声音传来。

    “我鬼谷一脉,与农家共进退。”

    燕丹循着声音看去,发现远处两名剑客并肩而来。

    这两人燕丹自然是认识的,何止是认识,盖聂和卫庄这两位,燕丹和他们可是老交情了。

    “北冥前辈,不请自来,还请见谅。”盖聂朝着北冥子一拱手说道。

    “原来是鬼谷道友的高徒,请坐请坐。”北冥子连忙招呼道。

    盖聂和卫庄是跟随李沐来的,这件事北冥子是知道的。只是他们两人一直安顿在客房当中,并未来过后山。

    今个盖聂和卫庄之所以来后山,正是因为听说墨家巨子来了,这才赶了过来。

    “不知这是纵横两位的意思,还是鬼谷前辈的意思?”燕丹朝着盖聂问道。

    “苍生涂涂,天下缭燎,诸子百家,唯我纵横。”

    “哈哈!”

    “我徒儿的意思,自然就是老朽的意思了。”

    四处苍茫当中,陡然间传来一个声音。

    盖聂和卫庄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脸上陡然一喜,齐声称道:“师尊。”

    “鬼谷子,你个老东西就会装神弄鬼,快出来吧。”北冥子朝着四周喊道。

    “北冥子,你个老小子。”

    “你找不到老夫,找不到,找不到。”鬼谷子的声音如同一个老顽童一般。

    “哎,小神农。”

    陡然间,李沐感觉到身后有一个声音,而且还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

    这突然出现的人,把李沐给吓了一跳。不说别的,现在李沐也算一个不大不小的高手了,这是谁,居然能够不动声色的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李沐扭头一看,发现身后是一个头发乱糟糟如同鸡窝,身子佝偻的老者。

    “鬼谷前辈?”李沐试探着问道。

    “哎,老朽可遭不住你这一声前辈。”

    “你我同辈相交,称呼我为鬼谷道友即可。”鬼谷子对李沐说道。

    “哎,小子。”

    “你和我们不是一派的,走吧你嘞!”鬼谷子说着,手中的枯木拐杖一挥。一阵龙卷风凭空而起,将燕丹给卷飞了出去。

    燕丹乃是墨家的巨子,但是在鬼谷子的手中,就好似玩物一般,没有半点的还手之力。

    “你个老顽童,他燕丹是我道家的客人。你这么给人家撵出去,他人岂不是说我道家待客不周?”北冥子瞪了一眼鬼谷子说道。

    “好你个北冥子,你还真是有当有立。”

    “你若是真想留他,那刚刚我动手的时候,你怎么不拦着点。”

    “这恶人我替你当了,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鬼谷子没好气的说道。

    “在者说了,石凳就这几个,老朽不撵走他,难不成要坐你怀里?”鬼谷子说着,一屁股坐在了燕丹刚刚做的位置。

    从北冥子和鬼谷子的对话可以听的出,这两人应当是多年的好友了。

    “师尊,您不是周游天下去了吗?”卫庄朝着鬼谷子问道。

    “哎,嬴政要死了,天下要乱了。”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又有了变数?”把鬼谷子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李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