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14 晓梦变了。
    是夜,月明星稀!

    晓梦站在前些日子李沐和北冥子下棋的棋盘前面,良久未语。

    “徒儿你来了!”北冥子的声音若隐若现。

    “师尊知道徒儿要来?”晓梦反问道。

    “不,为师不希望你来!”北冥子的声音响起。

    “徒儿想拿回自己的东西!”晓梦说道。

    晓梦的这句话一出口,北冥子沉默了许久,很久之后,北冥子的声音才在此的响起。

    “你怎么知道,你的那些东西,在为师的这里?”

    晓梦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半晌无言,晓梦回答道:“我记得,小时候,我会喜欢,会厌恶,会烦恼,会忧愁.......”

    晓梦想要拿回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她斩断的七情六欲。

    “哎!”

    “你知道拿回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吗?如今你距离你的桎梏只差一层窗户纸了,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你所能达到的境界即便是为师也只能仰望。”

    “你是我道门几百年来,天人二宗最天才的一个。一旦拿回你丢失的东西,你的桎梏将无穷无尽,你修行的道路也将坎坷曲折!”北冥子叹了口气说道。

    修行就想是在走一条从未走过的路,这路上会有一扇接着一扇阻路的门,这些门被称之为桎梏。

    天才为何被称之为天才,正是因为他们修行路上所经历的门,要远比常人少的多。而晓梦,便是道家历代以来最天才的一个,她的路上只有一道门,推开这道门便是一遇风云便化龙。

    “师尊,曲折的经历,也好过没有经历过。”

    “我觉得,鬼谷前辈说的很对。”

    “既然一味的顺天难以得道,那何不如逆天一试呢?”晓梦对北冥子说道。

    “哎,一人有一人的缘法。”

    “随你,随你。”北冥子叹了口气说道。

    这个时候,只见这棋盘突然裂开,从棋盘当中一团五颜六色的光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入了晓梦的脑海当中。

    晓梦闭目无言,她似乎是在感受着,感受着做一个完整的自己的感觉。

    许久,晓梦睁开双眼,朝着北冥子的方向鞠了一躬,恭敬道:“多谢师尊。”

    “从此之后,你的路要自己走了!”

    “有空去看看道经吧,为师已经无法在修行上对你有所帮助了。”北冥子的声音响起。

    晓梦走后,只听周遭传来一声叹息声:“哎,鬼谷子这个老东西,真是害人不浅呢!”

    三日后,湖边。

    盖聂正在钓鱼,李沐正在烤鱼,卫庄正在吃鱼。

    “二叔,你发现没有,最近晓梦妹子是不是有点反常?”李沐一边忙着烧烤,一边朝着卫庄问道。

    李沐发现,晓梦最近确实是有些不正常。平时她的脸上永远是那种木讷的表情,可最近李沐却经常看到,晓梦一个人坐在山巅上傻笑。

    “呵呵!”

    “不好意思,在下不近女色,看不出来。”卫庄一边往嘴里塞着烤鱼,一边冷笑道。

    盖聂,李沐,卫庄三个人似乎是在比赛,他们三在比一比到底是盖聂钓鱼快,还是李沐烤鱼快,又或者是卫庄吃鱼快。

    “好家伙!”

    “二叔,你不近女色,不会是好男风吧?”李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卫庄,然后又看了一眼盖聂。

    李沐心里嘀咕道,我说你俩咋形影不离呢,感情这里头有故事吧。

    “我说你能不能正经一些啊,我师尊可是和你道友相称,结果你整日叫我二叔。”

    “莫不成,我还得叫我师尊大侄子不成?”卫庄没好气的说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咱们各论各的。”李沐一本正经的说道。

    “嗖!”

    盖聂一甩鱼竿,从湖中调出一尾鲈鱼,将鱼取下,盖聂又将鱼钩甩入湖中。

    这个时候,盖聂说话了:“公子,师尊可又催你前往咸阳了!”

    “哎,鬼谷子这个老头,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既然嬴政一时半会死不了,你说他急什么?”李沐在人徒弟面前,编排着人家师尊。

    “公子,左右在道家也无事,还不如去咸阳。”

    “北冥子这老头小气的很,这山中那么多的七色鹿,仙鹤,他是只给看,不给吃。我前些日子不就抓了一头鹿而已,这老小子险些没和我拼命。”卫庄有些幽怨的说道。

    自打和李沐在一起之后,卫庄在吃货的路上,已经越走越远了。

    “不能走,我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怎么能够就这么走了。”李沐十分坚定的说道。

    “公子,你的目的是什么?”卫庄好奇的问道。

    李沐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说道:“为道家,添砖加瓦。”

    是夜,竹屋。

    一男一女,一墙之隔。一缕香气,悠悠入鼻。

    “晓梦妹子,睡了吗?”李沐轻声问道。

    “睡了!”片刻,隔壁传来声音。

    “睡了!”

    “睡了还说话?”李沐心道。

    刹那间,李沐发现了不对劲。

    天哪,我的天哪。

    晓梦妹子居然会开玩笑了。

    李沐心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晓梦妹子给自己开玩笑,那自己岂不是要给她讲个荤段子,回敬一下。

    “晓梦妹子,我给你出个脑筋急转弯怎么样?”

    前些日子,李沐没少给晓梦出题,当然大多数是李沐在自说自话,晓梦并不搭理他。不过,好在经过李沐的一番熏陶,晓梦已经知道了什么,叫做脑筋急转弯。

    “请出题。”晓梦的声音当中,居然带着些古灵精怪。

    “请听题。”

    “有一天,一个癞蛤蟆精遇到了一个天鹅精。癞蛤蟆精十分中意天鹅精,于是便向天鹅精表白。天鹅精自然是瞧不上癞蛤蟆精的,于是便对它说,你也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

    “癞蛤蟆精照着天鹅精的说的照办了,于是天鹅精答应了癞蛤蟆精的求爱。请问,为什么?”李沐一本正经的问道。

    晓梦想了片刻的功夫,然后回答道:“因为癞蛤蟆精听话?”

    “不对,不对。”

    “换个角度想想。”李沐说道。

    这一次,晓梦想了许久,然后轻啐一声:“臭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