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21 悲催的盗跖
    墨家的这几位都是实干派,说干就干,次日一早,一行人便朝着江陵城进发。

    毕竟都是一些高来高去的人,赶起路来的速度自然是不慢,约莫三日的功夫,一行人就来到江陵城外。

    墨家的这些人都是在江湖上行走多年的老油条了,可不是什么愣头青。高渐离等人并没有贸然进城,而是先派盗跖到江陵城内打探消息。

    这个时候,高渐离手中紧急只有一封信,对于这江陵城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庖丁是如何被擒的,他是一无所知。

    高渐离是稳重之人,但凡做什么事情,都讲究一个十拿九稳。这事情不能一头雾水就去救人,必须得先打探出消息来。

    盗跖是什么人,这是盗王之王,对于打探消息这种事情,自然也是十分有心得。

    这什么地方是最容易打探到有用的消息的,自然是那种各行各业男人齐聚的地方,比如说,青楼。

    盗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公费出差的机会,一进江陵城之后,立刻直奔城内最大的青楼,点了一对双胞胎姐妹花,便开始饮酒作乐。

    正常情况下来讲,等一会这个酒喝的差不多了,关系熟络了之后,盗跖便开始打探城内的消息了。

    然而,今个的情况好像有点不正常。原本盗跖的酒量虽然不说是千杯不倒,但是也能喝上许多,今个盗跖才喝了两三杯酒,就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了。

    盗跖在临昏倒之前,隐隐约约的看到,打外面走进来了一个白衣男子。

    此时,整个江陵城已经被卫庄布下了天罗地网,但凡是来刺杀李沐之人,都难得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庖丁算是一个例外,得亏他有一手好厨艺,暂且保住了自己的一条性命。

    自打高渐离等人出现在城外的时候,就已经在白凤所指挥的鸟雀的监控之下。盗跖进城,那就等于是自投罗网。

    “墨门,盗跖。”

    “盗王之王!”

    “呵呵!废物。”白衣男子冷笑道,提起盗跖的脖领子,从窗前一跃而起。

    此人名叫白凤,乃是卫庄麾下聚散流沙四天王之首。

    江陵城,一处不知名的宅院。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把你当做摇椅,慢慢摇.......”李沐躺在摇椅之上,轻声哼着歌。

    “公子,抓到一个人。”

    “墨家的,名为盗跖。”白凤从空中腾空而下,将盗跖如同丢垃圾一般给丢在了地上。

    聚散流沙和墨家的人打过交道,因此白凤是认识盗跖,对于这个轻功仅次于自己的人,白凤还是有些印象的。

    “胖子,你过来,将他给我弄醒。”李沐朝着庖丁挥了挥手,然后指了指盗跖。

    庖丁自然是认识盗跖,看着被丢在地上,如同烂泥一般的盗跖,庖丁心道,兄弟,何苦来哉。

    庖丁心想,我属于技术型人才,因此这才保住了一命。你小子来这里,那岂不是找死。

    李沐让庖丁弄醒盗跖,庖丁哪里敢不听命,于是一盆冷水朝着盗跖的头上浇了上去,盗跖这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这是哪?”

    “我怎么在这里?”

    “你们是谁?”盗跖刚一醒来,立刻来了一个迷惑三连。

    “兄嘚,别那么多话,先认清自己的身份。”

    “你现在是阶下囚,阶下囚懂吗?”没等李沐说话,庖丁先冲了上去,一顿抢白,将盗跖训斥了一顿。

    庖丁看似一副狗腿子像,实际上却是在救盗跖。他是生怕盗跖出言不逊,惹恼了李沐。现在要盗跖的性命,可就是李沐一句话的事情。

    “庖丁?”盗跖看着眼前这个面熟的大胖子,有些迷惑的问道。

    此时,盗跖是彻底的懵逼了,不是说让我们取救庖丁吗,怎么现在他却一副已经打入敌人内部的样子?

    “没错,是我。”

    “小子,神农大人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什么,莫要自误。”庖丁说着,朝着盗跖使了一个眼色。

    盗跖心道,妈的,好像中计了,这胖子不对劲啊,八成是投敌了。

    “白凤,是你抓了我?”盗跖扭头之际,眼睛的余光看到了白凤,顿时是气的咬牙切齿。

    白凤就好似盗跖的天敌一般,盗跖自认为轻功无双,即便是有人他打不过,也能跑的过。可就是眼前这个白凤,他是既打不过,也跑不过。

    还没等盗跖缓过神来,门外并肩走来两个男子,盗跖顿时是大惊失色。

    “盖......盖聂,卫庄。”此时,盗跖是吓的舌头都不利索了。

    盗跖此时心中暗骂,那个缺德加冒烟的写的那封信,让他们来救庖丁。他娘的,卫庄和盖聂在这里,他们这不是来救人,他们这是来送人头。

    “小子,我问你,你来江陵城做什么的?”李沐瞥了一眼盗跖,淡淡的问道。

    盗跖这小子为人十分圆滑,也算有几分的眼力劲,听闻李沐问他,赶忙点头哈腰的回答道:“神农大人,我没事,我就溜达,我溜达。”

    “我溜达着,溜达着,就溜达来江陵城了。”

    盗跖是越说越心虚,这会额头上已经冷汗直冒了,李沐也不说话,就冷笑着看着他。

    李沐心说,你溜达从镜湖溜达到江陵来了,合着你小子隔我这里跑马拉松呢?

    “呵呵!”

    “不说实话,拉出去埋了吧!”李沐轻笑道。

    “啥?”

    “埋了?这就埋?”

    “这他娘的都是些什么人啊?”盗跖在心中哀嚎道。

    李沐这一声令下,白凤上前就要提溜起盗跖的脖领子,看样子真有一言不合,就将他拉到外面给活埋了。

    看着盗跖这幅样子,庖丁心想,你小子怎么就不识相,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时候了,你还扯什么瞎话。

    这几日,庖丁可谓是见多了生生世世,那些前来刺杀李沐之人,是一个活着见到第二天太阳的都没有。

    也正是见多了这些生死,让庖丁知道了,什么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神农大人,手下留情!”

    “他不说我说,这小子八成是来救我的,他们对神农大人无甚恶意。”庖丁赶忙替盗跖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