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32 世间最讲道理的李沐!!!
    机关青龙这种好东西落入了李沐的手里,六指黑侠想要回去,别说是门了,就连窗户也没有,何止是窗户,连老鼠洞都没有。

    说难听点吧,那就好比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李沐就站在机关青龙跟前等着,李沐等谁呢,自然是在等六指黑侠回来。

    现在六指黑侠将机关青龙给锁住了,李沐估摸着,六指黑侠肯定知道怎么操控机关青龙。等六指黑侠回来,让他把“车钥匙”交给自己,这机关青龙那就是自个的了。

    至于六指黑侠能把“车钥匙”给他吗?

    嘿嘿嘿!

    这可就由不得六指黑侠了。

    当然,李沐那是爱好和平的人,肯定是不会干出仗着势力强抢的事情,若是强抢那成啥了,那不是成土匪强盗了吗?

    李沐打算给六指黑侠讲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给六指黑侠讲道理。正所谓这个理不辨不明,把这个道理讲明白了,六指黑侠也就自愿将机关青龙送给他了。

    李沐这边正想着呢,六指黑侠打密林中回来了,他的剑上还滴着血。显然,燕丹即便是不死,也得残。

    当然,现在燕丹死不死和自己没关系,李沐现在是一门心思的“提车。”

    “哎!哎!哎!”

    “你离我的机关青龙远点。”看着六指黑侠往机关青龙的跟前走,李沐赶忙叫做了他。

    那不叫住六指黑侠能行吗?现在“车钥匙”在他手里呢,他要是靠近机关青龙之后,一脚油门跑了,那李沐找谁说里去。

    听到李沐对自己喊“你离我的机关青龙远一点”,六指黑侠不由的一愣,心道,这明明是墨家的东西,和你农家有什么关系。

    六指黑侠觉得自己有点懵,他皱了皱眉头,朝着李沐问道:“神农,此话何意?”

    “这机关青龙乃是我墨家四灵兽之一,怎么成了神农的东西?”

    李沐看了看六指黑侠,心说,什么,不打算给我,那我可得给你讲讲道理了。

    这光天化日,帝都脚下之地,你六指黑侠居然敢不讲道理,这还有王法吗?

    李沐看了看六指黑侠,理直气壮的说道:“刚刚燕丹操控着这机关青龙,打死了我的马,还打碎了我的马车,你知不知道?”

    六指黑侠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是现在死马和破烂的马车还在哪里呢,想来是燕丹打碎的。于是,六指黑侠点了点头。

    “嗯,这事我知道?”六指黑侠应道。

    “刚刚燕丹可是以墨家巨子身份来的,这机关青龙也是他带来的,对也不对?”李沐朝着六指黑侠问道。

    六指黑侠思量片刻,刚刚确实是那么回事,他也不能睁眼说瞎话,于是只能在点点头。

    “我问你,你墨家毁坏了人家的东西,是不是得陪?”李沐继续朝着六指黑侠问道。

    这个时候,高渐离,庖丁等人都紧紧的盯着六指黑侠,心说,你现在最好赖账,但凡你说一个陪字,今个这机关青龙,你就带不走了。

    庖丁,高渐离等人盯着六指黑侠看,但是又都没有说话。六指黑侠不明白这是啥意思,心想,自个手下都在这看着呢,自己要是赖账,这面子上挂不住啊。

    六指黑侠在此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墨家确实应该照价赔偿。”

    听到这里,李沐笑了,心说,好啊,愿意赔就行。

    “我这是一匹母马你知道吗?”李沐继续朝着六指黑侠问道。

    六指黑侠心说,母马就母马呗,你说多少钱,我赔你就是。怎么的,我们这么大个墨家,还能陪不起一匹马吗?

    “神农大人还请说多少钱吧?”燕丹朝着李沐问道。

    李沐笑了笑,和颜悦色的说道:“多少钱,那我给你算算。”

    “我那匹马今年刚刚五岁,这马活个三十年不成问题,这马一次就算生一匹小马,咱少算一些,一辈子生二十匹。”

    “这二十匹小马,一半是公马,一半是母马。母马在生小马,如此一来,我这一匹马,那就是无穷尽也。”

    “这样吧,我堂堂的神农,这么大的人物,我也不能干讹人的这种肮脏事。这样,你陪我一千万匹马,你走吧。”

    李沐说完,六指黑侠的脸都黑了。一千万匹,一个大秦总共才几十万的骑兵,你管我要一千万匹马,你的脸呢?

    “神农大人,你这样的话,多少有点不讲道理了吧?”六指黑侠硬着头皮说道。

    “兄弟们,他们说我不讲道理。”

    “你们说我是不是讲道理的人?”李沐朝着周围问道。

    “讲道理。”

    “神农大人是最讲道理的人!”农家子弟先大喊道。

    “讲道理,讲道理!”

    “讲道理,讲道理!”周围的秦军将士,一个个也大喊了起来。

    “讲道理,讲道理!”庖丁挥舞着手臂,也大喊了起来。

    “咳咳!”

    “注意立场!”高渐离轻咳两声,提醒道。

    高渐离心想,你庖丁乃是墨家弟子,你起什么哄啊你。

    看到这一幕,六指黑侠都快哭了,这简直是咫尺天涯,人尽皆敌了。

    就眼下这幅场景,来硬的肯定不行。六指黑侠心一横,问道:“一千万匹马赔不起,神农大人想怎么办吧。”

    “赔不起,这好办啊!”

    “得了,这机关青龙拿来抵债吧,我吃点亏就吃点亏吧,咱们就当交个朋友了。”李沐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六指黑侠的肩膀。

    “你吃亏?”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了,我感谢你八辈祖宗。”六指黑侠心中现在的想法可谓是十分丰厚。

    这个时候,盖聂和卫庄朝李沐跟前凑了凑。生怕六指黑侠忍不住,冷不丁的给李沐来上一剑。

    主要是自家这个神农,实在是太贱了,他太气人了。

    “呵呵!”

    “神农大人说笑了,操控机关青龙之法,乃是我墨家的机密。这机关青龙我就是给你,你也用不了啊!”六指黑侠正色道。

    “你别管我能不用的了,咱俩都是讲道理的人。”

    “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愿不愿意将机关青龙拿来抵账吧?”李沐一脸认真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