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44 张良离儒家。
    齐鲁之地,桑海之滨。

    儒家圣地,小圣贤庄。

    “师弟,此时刺杀神农不成,只怕会为我儒家引来滔天之祸事啊!”颜路眉宇之中,带着些许的忧愁。

    江湖传闻,神农此人为人从来是只赚便宜不吃亏。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位神农大人是报仇不隔夜,基本上有仇当天就报了。

    而策划在函谷关前刺杀李沐的两个关键之人,一个是燕丹还有一个便是张良。

    如今,燕丹已经死在了六指黑侠的手中,那么剩下的一个主谋便是张良了。

    如今据说秦皇嬴政已经封了神农为大秦的上国师,这位神农能否放过张良,放过儒家。

    成为大秦上国师的神农,手中掌握的力量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农家了,还有帝国这庞然大物的力量。若是神农来了,儒家如何抵挡。

    张良卷起了衣袖,将手伸入水中拨弄着溪水。良久之后,张良这才缓缓的说道:“若有祸事,我张良一人担之。”

    燕丹入墨家,成为墨家的巨子。张良入了儒家,成为小圣贤庄的三当家。

    燕丹是前燕国的太子,张良则是韩国的贵族。他们的全家老小都是死在秦国的铁骑之下,他们毕生的夙愿也都是覆灭大秦。

    两人不同之处在与,燕丹只是单纯的想要借助墨家的力量复国而已,而张良则是真正的将小圣贤庄当成了自己的家一样。

    刺杀神农这是张良决定的事情,也是张良说动的二师兄颜路和大师兄伏念,若是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那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连累儒家才是。

    “师弟,胡言!”

    “此时,岂能让你一人担责,你唤我一声师兄,师兄必然得护你周全。”颜路定了定神色,对张良说道。

    “你二师兄说的不错,他神农就是在怎么厉害,我儒家圣地也不是他们撒野的地方。”伏念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两人的身后。

    两人越是如此,张良的这内心当中便越发的愧疚,越发的觉得愧对儒家。

    不论在怎么巧舌如簧,他张良都是在借着儒家的势力在行复国之时,今日的祸患,也都是他张良给儒家引来的。

    此时,张良越发的觉得,自己有些愧对儒家,愧对两位师兄,也愧对师尊荀子。

    <以下内容是凑数的,十二点了,来不及写了。马上更改,等半小时在看>

    <以下内容是凑数的,十二点了,来不及写了。马上更改,等半小时在看>

    有办法了,看到油箱盖的时候,李言眼珠子一瞪,这个时候来不及考虑老虎是属于几级保护动物了。

    三步并两步,冲到油箱旁边,拧开油箱盖。

    就在李言拧开油箱盖的时候,这只吊睛白额大虎,还从窗户中瞪了一眼李言。

    估计这会,这只老虎也正在寻思,怎么这个人不跑啊,还在这里等着?

    就像人喜欢吃溜达鸡一样,老虎也喜欢吃溜达人。道理都是共通的,这样的肉比较有嚼劲。

    李言用颤抖的手夹着烟,狠狠的抽了两口,然后将剩下的半截烟,塞进油箱口中,然后扭头就跑。

    出事之前,这箱油刚刚加满,但愿能够炸死这只该死的大狸花普拉斯。

    一步,三步,五步.......

    “轰!”

    一声巨响之后,炙热的气浪席卷而来,将李言整个人掀飞出去,足足掀飞了五六米远。

    一同炸飞出去的,还有两扇车门,以及那只大虎......

    “死了......吗?”

    就在李言迟疑的时候,只见这只吊睛白额大虎挣扎了几下,居然又站了起来。

    “嗷呜。”

    大虎瞪着一对大眼,用极其凶狠的目光看着李言。刚刚的爆炸让它受了重伤,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人。

    众所周知,猫科动物是极其记仇的。

    这只老虎身上的皮毛,现在已经被炸的破破烂烂,虎口当中也在滴答滴答的留着鲜血,尾巴也炸掉了半截。

    尽管这只老虎已经身受重伤了,能不能活也未曾可知,但是它在临死之前,只想咬破眼前这人的喉咙。

    “他娘的,武松能够赤手空拳的打死这玩意。施耐庵,你扯什么蛋。”

    李言看着炸成这副模样,还要朝着自己扑来的恶虎心道。

    恶虎好似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朝着李言扑了过来。这个时候,李言眼睛一闭,手下意识的往地上一抓,好似抓到了一个圆轴桩的物体。

    这个时候顾不得这么多了。李言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往上一抡。

    “这次似乎真的死了?”

    李言艰难的推开自己身上的虎尸,然后往后退了退,依靠在一块青石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李言看了看手中打死老虎的家伙,正是之前从那人身上掉出来的青铜绘卷。

    忽然之间。

    整个青铜绘卷开始发热,发烫。

    猛然间,这青铜绘卷居然在自己手中消失了。但是李言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它出现在自己的脑海当中。

    青铜绘卷在自己的脑海当中缓缓展开了一角,开头是四个象形字,李言明明不认识,却清晰的知道它的意思“山海绘卷”。

    “四灵神君,西之金,白虎监兵,归位。”

    就在这时,李言的脑海当中,犹如煌煌之天言的声音响起。

    “白虎监兵归位,初次奖励。”

    “奖励,庚金七杀决。”

    于此同时,李言的脑海除了多出了这所谓得庚金七杀决之外,还多出了山海绘卷的使用办法。

    这么说吧,这所谓得山海绘卷,就是一个低配的封神榜。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帮刚刚死去的那只白虎立庙宇,让它受到人的供奉。

    只要自己帮它聚集了香火之力之后,便可以召唤出它帮助自己作战。它的实力,可以说是与吸收到的香火之力息息相关。

    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香火,自己便有不死的白虎仆从。

    青铜绘卷在自己的脑海当中缓缓展开了一角,开头是四个象形字,李言明明不认识,却清晰的知道它的意思“山海绘卷”。

    “四灵神君,西之金,白虎监兵,归位。”

    就在这时,李言的脑海当中,犹如煌煌之天言的声音响起。

    “白虎监兵归位,初次奖励。”

    “奖励,庚金七杀决。”

    于此同时,李言的脑海除了多出了这所谓得庚金七杀决之外,还多出了山海绘卷的使用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