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新书 > 第363章 反了个寂寞
    

    御史中丞宣秉,直到魏王进了官署才得到通报,连忙将饭菜咽下,涮了口,匆匆出门迎接。

    “竟不知大王亲至。”

    第五伦却笑着让宣秉免礼:“百事待举,余直到巨公忙碌,不必多礼。”

    这御史台的主官,本是御史大夫,但前汉末年,将御史大夫改称大司空,御史台就改由御史中丞掌管。

    第五伦恢复了官名,职权却没有出现变化:因为御史大夫景丹被魏王当两个人使唤,一手军一手政已经极忙,哪还有空管监察?遂交给冯翊郡云阳人宣秉来担此重任。

    宣秉不但在汉时做过御史,为政清廉,数次强谏汉哀帝,王莽时他辞官隐居,后期还被五威司命找罪名抓了。

    因其子宣彪追随第五伦去了新秦中,乃是最早旧部,第五伦做了郡守后加以援救,让宣秉得到释放。只是他也不敢在关中久待,遂去了上郡,开春后才辗转南下。

    既然是同乡、旧部之父,第五伦又对其有解救之恩,宣秉政治上靠得住的,也是最适合入主御史台的人选。

    步入御史台,第五伦看到御史们的伙食都是未央宫标配的两菜一汤,不能保证顿顿有肉,但鱼肯定有一条。

    唯独宣秉,自带瓦器,食蔬菜,又听说他经常几天不回尚冠里的家中,就在府邸中睡觉。

    第五伦遂再往里走,却见尽是简单的布衣布被,与小吏无异。

    魏王遂感慨道:“前朝的楚地二龚虽清苦,却仍比不上你云阳宣巨公。”

    龚胜乃是前朝大臣,也管过监察,王莽王代汉征辟他入朝,龚胜绝食而死,第五伦这比喻,寓意很深。

    宣秉谦逊道:“臣当年隐居躬耕时习惯了……”

    第五伦却板着脸道:“但御史台事关重大,若巨公病倒了怎么办?“遂令人送来布帛帐帷等生活用具,让宣秉就算在官署住下,也更舒服些。

    旁人退下后,第五伦就坐,看着宣秉道:“巨公所奏之事,余已察之,今日来御史台,却是与卿谈谈。“

    原来是前几日,宣秉有鉴于魏国进入长安后,律令未明,汉末新莽贪腐之风气渐渐抬头,提议加以整治。

    第五伦颔首:“中丞打算如何做?”

    他记得很清楚,王莽时代,也做过极其“严格”的反腐,对贪污受贿官员,收其家所有财产五分之四以助边急。并动员鼓励小吏告发上司、奴婢告发主人,冀望以严刑酷法杜绝腐败。

    然而结果嘛……腐败却愈演愈烈,打了一圈下来,老虎、苍蝇确实落马不少,但却未能挽救新莽国运半分,更是将整个官吏阶层都惹怒了。

    连宣秉这种以廉洁为己任的人,都没法理解王莽的作为:“正所谓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新室以国家尚未安定为由,上自公侯,下至小吏,皆不得俸禄。后来则与一地灾异挂钩,丰年增俸,荒年少俸,灾年无俸……结果年年灾荒,如此诸吏不得饱暖,自然铤而走险,并为奸利,加紧勒索百姓,岂有不贪之理?”

    “王莽自己想做圣人,也欲让斗食小吏以圣人为准则,自然不可。”

    宣秉向第五伦推荐了他比较中意的法子:“还是汉宣帝反贪较为妥善。”

    “神爵三年,汉宣帝颁布诏令:吏不廉平则治道衰。然而小吏皆勤事而俸禄微薄,欲令其无侵渔百姓,难矣!遂让吏员百石以下增俸十五。”

    原本西汉官员的俸禄,从中央政府到基层,官职一共分为20多级,职位越低,俸禄也就越薄。汉宣帝从小在民间长大,没少见到百姓受官吏盘剥勒索的情景。

    不过这位皇帝没有义愤填膺,拿小吏开刀,反而将基层公务员工资涨了一半。希望他们生活稍稍宽裕,不必像非得挖空心思从百姓身上捞油水才能活。

    宣秉对此颇为赞誉,但第五伦却认为,高薪养廉起到的效果,实在是太随缘了。但好歹比王莽强,至少汉宣帝得到了好名声。

    但第五伦没明说,只笑道:“甚善,余已令人衡定俸禄等级,废除王莽时恶政,从三月起,将俸禄恢复到汉时水准。”

    第五伦知道,王莽取消俸禄的一大原因,是新朝初年全盘继承了前汉的积弊,冗官极其严重,财政不够发工资了。

    相较于老王,第五伦则要轻松很多,整个关中几乎都被打碎重组。

    如今的长安城里,除了三公九卿和一百六十闾必须的吏员外,没有大肆扩招,前朝的公务员也不一定能留任,靠着战乱沙汰大量人员后,吏员总量不到新朝时的五分之一。

    魏国轻装上阵,第五伦才有底气给在任的人发足俸米啊,也不必考虑已经基本废掉的铜钱和通货膨胀。

    再往下聊,宣秉就受限于他老儒生的见识,没法再给第五伦提供更多意见了,魏王离开御史台后,只暗暗叹息:

    “这已经是国中能找到最清廉的官了,可他除了道德教化外,也没任何有成效的办法。”

    至于“乱世用重典自然能治贪腐”的天真想法……第五伦只不好说,自己官府里的“老虎”,就是堂堂廷尉彭宠的弟弟,右扶风功曹彭纯!

    这小子被绣衣使者查出,在右扶风接收反魏豪强资产时,中饱私囊,大捞好处,他兄长彭宠如今还不知情,但难辞其咎。

    此外,中尉第七彪将几个女子带回家纳为妾,而她们很可能是城内轻侠送的礼物,希望彪哥能包庇。

    第一关仗着宗室身份,让云阳县将一部分谋反豪强的土地转到他名下,第六犊也被怂恿着掺和,这两人都住在北宫,陪着第五霸呢。

    还有司市官第四咸偏袒故旧,让他们在东西市场占据好位置;商颜侯郑统的手下在蓝田喝醉酒,将百姓打成重伤。郑统给当地官员塞钱大事划小小事化了,而蓝田丞根本不敢收受,直接判无罪……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旬月之内发生的事,人非圣贤,第五伦的族人、将吏们,各有各的缺点,好色、贪鄙、护短。在政权建立后,这些毛病暴露、放大,甚至被人利用。

    但最让第五伦震惊的事是什么?

    “这些事,负责监察百官的御史台竟无一上报,还是绣衣卫的黄长、张鱼派人巡行地方时打听到查出的……”

    第五伦今天忽然来和宣秉谈心,就是想试探试探宣巨公,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若被他信任的宣秉都是两面人,那第五伦就得面对真正的老虎窝了。

    亏得一番试探下来,宣秉是当真不曾知晓,倒是御史台的御史们神色慌张,多半是自作主张、欺上瞒下了。

    他们报上来的,都是没背景的贪腐事件,反正一个月十来起处置着,谁也不能说御史台不做事。

    第五伦没有当场发作,一个新政权,不可能凭空创造一群清廉的官吏,为了让长安运行下去,各官署多是前朝甚至前前朝的官员留任,只有他们才熟悉机构如何运作。

    但也是这群人里,藏着太多污垢,彼辈是政权中的苍蝇,纵是第五伦将汉、新堆积无数的垃圾的屋子扫了一遍,但它们依然栖身于此,赶都赶不走。

    回到宣室殿后,第五伦屏退旁人,摊开纸,捏着笔,开始琢磨整件事。

    “不反腐,亡国。”

    他在纸上写下了五个问题:

    “谁来查?如何查?查到了打不打?谁来打?怎么打?”

    前两个问题,第五伦已有设计,除了御史台监察百官外,他目前还设置了“丞相司直”这个汉时与御史台并行的机构,本职是辅佐丞相纠举不法,由黄长任司直,人员都是全新的,看来得靠他们,同时监察御史台了。

    此外便是以汉、新绣衣使者为基础,建立的“绣衣卫”,由张鱼担任“绣衣都尉”,手下一群年轻的绣衣郎。

    “御史台、司直在明,绣衣卫在暗,我还差一个司隶校尉巡行地方。”

    然而他想了一圈,竟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能够胜任,要么不合适,要么另有重任。

    这就是让第五伦最难受的地方,明明某些人一身毛病,贪财好色,脾气又大,你却不能不用他。因为天下未定,除了道德、能力外,魏王还得考虑忠心的问题。

    这便涉及到“打不打”的问题了。

    “若我是一个法官,面对此辈,自然是要非黑即白,眼里容不得沙子。”

    “但我是帝王,是一国之主,就又不一样了。”

    第五伦起身思索:“按照新制定的略人罪、贪赇罪、受金罪、夺田罪等几项罪名,九卿中的好几个,数十个千石官,军中大部分将吏,都要处置。”

    但一口气撸光倒是痛快,然后呢,前线仗打不打?后方建设做不做?扫清他们后,士气能提升么?行政效率能提高么?

    眉毛胡子抓在一块,一刀切下去可不行,切掉的可不一定是毛发,而是血肉了。

    第五伦算是明白,为何反贪多在治世或太平时节,而乱世鲜少有之了。

    因为乱世里,多的是明目张胆以兵戈强取的大奸大恶,割据地方的大吏,俨然是一方领主,尽享一地贡赋,根本不需要贪腐;横行乡野的盗寇,杀人越货无人惩戒。

    与之一比,暗戳戳利用职权之便捞好处的,反而是小奸小恶老实人了。

    所以,这次被司直和绣衣卫发现的问题中,哪些人要公开处置杀鸡儆猴,哪些要隐而不宣,另想办法敲打处理,都是第五伦需要一一甄别考虑的。

    但第五伦清楚,“反贪”这件事如此难以处理的真正根源,还是落在第四个问题上。

    “谁来打?”

    靠自己弟弟出了事还茫然不知的廷尉彭宠?

    靠御史台那群暮气沉沉,掩盖大事,只报小事的前朝御史?

    靠地方上对新贵、宗室、将军们敬畏不已的县令曹掾?

    还是魏王自己捋起袖子亲自下场?

    没有一支崭新的官员队伍,反贪?只能像王莽一般,反个寂寞,打虎?给自己打个安慰剂罢了。

    更何况,在古代反贪……第五伦是个现实主义者,从没报什么希望,但也不能不管不顾,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白蚁杀不光,只能发现一个堵住一个,缓解堤坝垮塌的日期罢了。

    为今之计,只能以雷霆之势,先干掉一个典型,比如彭宠之弟,吓唬吓唬其余人。而后定标准,划红线,让官儿们都紧张紧张。

    不要害怕政权出现问题,越早暴露越好!现在难以下手,不代表以后也如此。

    真正大张旗鼓的反贪,还得在击溃强敌,以及新的官员队伍建起来后,第五伦知道,自己得为统一之后,打造一群“酷吏”了!

    第五伦心中暗道:“是故,三月初一的文官考试、五科取士,势在必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