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庶子夺唐 > 第九十三章 新罗军乱
    唐朝官职的含金量和百济官职自然是截然不同的,熊津都督府长史,官从五品,是熊津城仅次于都督的人物,可谓位高权重。

    这个长史一职对于黑齿常之而言已经是极好的开端了,至少从此以后,他已经一步迈进了大唐朝堂,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唐朝边将。

    熊津城初定,近段时间都难免事端,也是最容易做出政绩的时候,若是他能在熊津城立下功勋,入了苏定方的眼,到时唐廷开西域,战吐蕃,苏定方至少也是一路主帅,到时他再被苏定方调去陇西与战,也算是圆了他的夙愿。

    随着百济王扶余义慈举城而降,苏定方又接连任用亲唐且信得过的百济权贵为官,释放了善待战后的百济的信号,慢慢地百济的局面已经安稳了下来,但伴随着百济局面安稳的却是新罗人,尤其是金庾信的不安。

    新罗和百济是百年世仇,如今百济亡国,新罗本该是高兴的,但这灭百济一战,新罗除了劳师动众外,还死伤万余人外,却一无所得,而且还把百济这个邻居换成了大唐这个强邻,一向就对唐军抱有防备的金庾信能够安心才是怪事。

    熊津城外二十里,辅城下方城,也就是现在的新罗军驻地。

    自打熊津城破之后,苏定方领唐军进驻熊津城,收编百济士卒,安抚城中百姓,犒赏大唐将士,可是赚地盆满钵满,但此战中死伤万余人却未能如期攻下熊津城的新罗军却被安置在了熊津外的下方城,甚至连熊津城都未得准进入。

    下方城不过是辅城,也算是一座军城,城中几无百姓,粮草财货之类也不及熊津城的一成,苏定方把下方城让给了新罗人,并无赏赐之意,不过也就是准驻军之用,还能顺带着监视他们。

    下方城中,新罗军大营。

    新罗军副将金文颖急匆匆地进帐,显然是有要事禀奏于金庾信知晓。

    “伊湌,方才军中右营传来的消息,右营中又三百人出逃。”金文颖进帐,上来便对金庾信禀告道。

    金庾信闻言,怒地一拍桌案,道:“又出逃三百人,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自打百济降唐,而新罗军一无所得后,金庾信在新罗军中这些年累计的威望便一落千丈,新罗士卒对此战既不满,也失去了信心,许多人都做了逃兵,逃回了新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之前大多都是数十人地奔逃,这一次人数尤多罢了。

    金文颖道:“此事伊湌还需早日拿个主意,否则再这么下去,军心真的就彻底散了。”

    金庾信道:“我不是命人严加把守城中南北门了吗,交代过不准放任何人出城,为何此次还能有人成功出逃。”

    金文颖面色难看地回道:“这次自南门出逃的就是把守城门的将士。”

    金文颖一句话,金庾信顿时被噎住了,连守城的将士都是如此,更何况是军中旁人。

    金庾信问道:“你可曾查清其中的缘由?”

    金文颖回道:“此次强攻熊津城,右营出力最多,死伤也最重,原本伊湌允诺待破了熊津城后会着重犒赏右营将士,但却未能兑现,他们的怨气也就重些。”

    前几日攻城,新罗军的右营大军是攻城的主力,死伤也最重,新罗军中死伤的万余人马大半都是右营的,而此番攻下熊津城后,金庾信又未能兑现战前的犒赏承诺,右营将士对金庾信自然不满,既有暴动的,也有潜逃的。

    而且近来城中流言蜚语越发地多了,其中传的最厉害的就是说金庾信因为两次失期之过开罪了苏定方,大唐和新罗两国间早晚必有一战,新罗军中畏战者甚多,也就导致了许多新罗将士出逃,直接酿成了昨夜规模最大的右营溃逃之丑。

    金庾信自知根源所在,但他也无力变更,只得道:“即日起,命中营将士把守两门,左右两营中人,非我手令,任何人不得出城。”

    新罗军中三营,左右两营人马计三万余,为军中大部,是自新罗地方各城抽调上来的人,虽也服从金庾信的调遣,但却不够听话。

    而中营人马则俱是自新罗王城金城调来的禁卫,战力最强,也是金庾信的一手带起来的,对金庾信最是服从,让中营把守两门,确实可以扼住逃军出城之路。

    金文颖听着金庾信的话,还是道:“伊湌如此安排虽可暂缓眼下局面,但毕竟也不是长久之计,中营将士虽然暂无潜逃的,但他们对唐军所为也极为不满,都盼着伊湌带着他们向唐军讨个说法,都颇有些怨气。”

    金庾信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又何尝不想讨回一个公道,但苏定方行事想来强横,我新罗兵力不及唐廷,又何来的公道可言,唐军对咱们早就动了心思,不然你以为苏定方领来的三万大军是作甚的。”

    苏定方自泗沘城领军三万来熊津,看似是为了纳降,但实际上百济在整个熊津城也不过区区两万人马,还有许多死伤,哪里用得上如此场面?

    所以苏定方麾下这三万精锐根本就不是冲着百济人来的,就是冲着他们新罗军来的,如果新罗军真的有什么异动,苏定方一定会第一时间动手。

    金文颖知道金庾信之意,问道:“那眼下我们该当如何?”

    金庾信回道:“眼下唯一的法子就是暂驻于下方城,整顿军心,将士潜逃只是暂时的,只要能够稳住眼下的局面,再有几日人心就会慢慢定下来。”

    “也只能如此了。”金文颖闻言,应了下来。

    金庾信所言是老成稳重之道,但苏定方既然是冲着他来的,又怎会给他稳住人心的机会,就在金庾信还在和金文颖商量着事情的时候,金钦纯便快步进了帐中。

    “伊湌,方才唐军传来的帅令,大将军着伊湌速速整军备战,不日便当北上高句丽。”金钦纯进来,就对金庾信道。

    “什么!”金庾信闻言,只觉着脑袋一阵发昏,叫了出来。

    这几日间,金庾信一直在担忧着军中的事情,休息地很不好,方才听到了金钦纯的话,更是心中大急,一时间脑袋晕眩,险些当场栽倒了过去。

    金文颖看着金庾信神色不对,忙上前扶住了金庾信道:“伊湌小心,不可急火攻心伤了身子。”

    金庾信勉强站稳,拍着桌案道:“苏定方明知道我新罗军的情况,还在此时命我大军开拔北上助战,这是要把我新罗大军抖落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