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真不是魔神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新任务(1)
    哥特星系。

    巢都星斯密。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类帝国控制下的巢都星。

    所谓巢都星,便是人类帝国的所谓居民星或者说工作星。

    整个星球表面,都是摩天大厦!

    几百层的建筑在这里属于低矮的贫民窟。

    上千层甚至几千层,乃至于深入大气层中的巨型建筑,在星球上比比皆是!

    一个巢都星,通常猥集了数百亿,乃至于上千亿的人口。

    在巢都星中,阶级是无比明确和清楚的。

    上层的贵族,全部是居住在高层建筑中,有着充足光照,甚至还有着人造湖泊、游艇、沙滩等古老的享受项目。

    而凡人和商人,则是居住于中层,他们稍微能分享一点阳光,偶尔能享受到阳光的滋润。

    条件好一点的家庭,甚至能养的起几盘盆栽,一条宠物。

    而在底层,暗无天日,永远都看不到太阳的潮湿阴暗、混乱的底层,居住的是罪犯、流放者以及巢都世界最贫穷的凡人。

    黑帮、杀手、刺客,以及各种各样的渗透分子、异端,都居住在这些地方。

    审判庭的人,可能隔三差五,就会对某个巢都星的下层进行一次彻底的毫不留情的清洗!

    一切为了帝皇!

    一切为了国教!

    此刻,斯密巢都星的总督派席尔,神色严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监控器上的画面。

    “是谁批准的,允许这些异形来到我的辖区的?”派席尔问着他身后的人,语气中饱含怒火。

    监控器上,完整的投射着在斯密巢都星的第七蜂巢城的下巢剧院中的情景。

    成千上万的地痞、流氓、罪犯都在大呼小叫。

    而舞台之上,尖耳朵的灵族异形正在表演。

    “总督阁下……”站在派席尔身后的秘书,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命令是从审判庭直接下达的!”

    “签发的手令上,有着枢机主教的印记!”

    “只是还不知道是哪一位,但可以肯定,命令是审判庭的主教下发的!”

    “该死!”派席尔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骂。

    但他能怎么办呢?

    审判庭?

    谁惹得起审判庭?

    那可是对帝皇最虔诚,同时也是最疯狂的一群人。

    审判庭控制的圣教军,更是连混沌大魔都闻之丧胆(欣喜若狂)的对手。

    只是……

    派席尔的眉头紧紧皱起来。

    监控器上的舞台,已经表演到了高潮。

    扮演着混沌大魔的异形,正在口吐亵渎之语,并直呼着那个禁忌的名字。

    “伟大的战帅,战无不胜!”

    然后,戴着面具的丑角,就将这个扮演战帅的家伙踩在了地上。

    只是看到这里,派席尔就吓得立刻关掉了监控器。

    战帅……

    那可是禁忌!

    即使是在帝国,战帅的名字,也无人敢提,何况是这般挑衅?

    这些异形……

    不要命了吗?

    真以为战帅在恐惧之眼里睡着了?

    万一祂再次发起黑暗远征怎么办?

    这样想着,派席尔就对着身后的秘书吩咐道:“传我的命令,准备一艘最快的星舰,停泊到我的私人泊位,命令星舰引擎保持激活状态,我随时要用!”

    战帅阿巴顿,荷鲁斯之后最强的混沌星际战士。

    有着无数信仰和追随祂的混沌星际战士。

    所以,斯密星上的事情,即使没有被阿巴顿所知,一旦传到某个信仰和追随阿巴顿的混沌星际战士战团耳中。

    斯密星,也难逃一劫!

    甚至整个哥特星系,恐怕都要被犁一遍!

    但他有什么办法呢?

    艾达灵族和审判庭方面直接达成的协议,不是他可以质疑的。

    不然,今天晚上,恐怕就要有一个卡里都斯刺客送自己去见帝皇他老人家了!

    甚至,直接派一个审判庭的审判官来处死他。

    “反正,就算倒霉,也是凡人倒霉!”派席尔这样想着。

    于是就心安理得起来。

    自从荷鲁斯之乱后,帝国就一直如此。

    忠诚、纯洁、强大的星际战士们,守卫着帝国的广阔星域。

    诚实可靠的审判庭,处理着上上下下的异端与异形。

    英勇无畏的星界军,巡视着广阔的星域。

    凡人们,醉生梦死。

    对派席尔这样的人来说,放弃一个巢都星,是可以接受的。

    他不能接受的是,这个事情要他来背锅。

    所以,他对秘书吩咐道:“对了,将审判庭签发的命令和那些异形在巢都剧院的表演,全部都给我整理好!”

    秘书微笑着低头:“好的,总督大人!”

    但他的手,却已经放在了腰间的统御手枪上。

    轻轻拔出,对准总督。

    砰!

    派席尔的脑浆,溅满了整个办公室。

    而秘书的模样,却慢慢的变形。

    最后,竟变得和派席尔一模一样。

    显然,总督派席尔从来都不知道,在他身边服侍了二十几年,一直忠心耿耿的秘书,实则是刺客庭派出来潜伏在他身边的监视者。

    当然……

    也有可能,这个秘书,只是在某个时候,被刺客庭的卡里都斯刺客掉包了而已。

    就像现在……

    刺客取代了总督。

    熟练的将派席尔的尸体处理完毕,来自刺客庭的男人,坐到了总督的椅子上。

    他打开监控器,看着上面依然在表演的剧目。

    一个亵渎,甚至可以说是在对战帅进行挑衅、嘲讽的剧目。

    在表演中,战帅阿巴顿,彻底被演绎成了丑角。

    包括祂引以为傲的十二次黑暗远征!

    毋庸置疑!

    这必然引发战帅的怒火!

    但是……

    刺客微笑着:“这关我什么事情?”

    刺客庭的刺客,只会服从命令。

    至于,这个巢都星的存亡,这巢都星上的数百亿人的生死。

    与他无关。

    自从帝皇坐上了黄金王座,帝国为了生存下去,放弃和牺牲的人口,以万亿计算!

    凡人……

    在帝国高层眼中,不值一提!

    便是灵能者,也只是消耗品罢了。

    每天,国教的主教们,都要举行仪式,为帝皇献上一千个灵能者的血肉与灵魂。

    以便帝皇的意志,可以继续维持那照亮亚空间的火炬。

    所以,刺客的心,比机械还要冰冷。

    他看着监控器,心中想着:“这些艾达灵族……到底为何如此?”

    他是知道,这次的交易的幕后的。

    在一个月前,泰拉议会中的数位最高领主向审判庭、刺客庭、星界军通报:艾达灵族的三个方舟世界,同时向帝国提出一项交易。

    交易内容是准许艾达灵族的一个剧团,在哥特星系的所有巢都星中自由活动,并举行表演,帝国不得干涉,并必须尽一切可能协助、保护剧团的演出。

    作为交换。

    灵族允诺,允许帝国使用三次灵族所掌握的网道传送门。

    自然,这项交易,被立刻批准!

    三次网道传送门的使用机会!

    值得帝国付出任何代价!

    更别提,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剧团在哥特星系这样的残破星域中的活动了。

    哪怕,它们是在亵渎并激怒战帅。

    并可能导致巢都星,成为混沌星际战士们的攻击目标。

    但,交易依然被光速批准!

    因为,哪怕是最高议会的高级领主和审判庭的主教们,也都无比珍视自己的生命。

    而灵族的网道传送门,则意味着,哪怕在最危险的情况下,尊贵的大人物们,也可以逃脱任何危险。

    即使是在大吞噬者面前。

    网道传送门,也可以快速撤退!

    派席尔的死因,就在这里。

    他居然不肯乖乖的留在这里,甚至还敢保留证据。

    这样的异端,简直该死!

    刺客想着,就想起了自己的另一个任务。

    监视艾达灵族的剧团。

    搞清楚,它们为何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要知道,网道传送门,这是艾达灵族的最高机密!

    可以追溯到黄金时代之前的更遥远纪元。

    传说中古圣们所掌握着的技术。

    网道,是目前唯一已知的,可以避开危险的亚空间,进行超光速航行的网络。

    不止帝国对此虎视眈眈。

    传说,即使是太空死灵,也对此觊觎不已。

    “我怎么会忽然想到太空死灵?”刺客疑惑起来。

    那可是禁忌。

    不亚于混沌的禁忌!

    他不会知道,就在此刻,在斯密星的恒星背面。

    一艘古怪的星舰,缓缓的从亚空间中脱离出来。

    端坐在舰桥指挥舱中的贵族,缓缓扭动着它那颗金属铸造的头颅,深绿色的眼窝中流动着电子闪烁的光泽。

    它如同黄金时代叛乱的机器人一样,金属下颌咔咔的发出响声。

    “追踪到信号源!”舰桥内的控制系统发出了电子声。

    无数数据在这位尊贵的死灵贵族眼窝中闪动着。

    它缓缓回头,看向身后的船舱。

    舱内,是一个个灵族。

    已经彻底和周围的金属融为一体的灵族。

    他们的身体一半是钢铁,一半是血肉。

    但他们依然在虔诚的念诵着神圣的经文:“鸣大钟一次,推动杠杆……”

    在念诵中,这些灵族与周围机械、钢铁融合的速度在增加。

    更要命的是,在这诵经声中,即使是脚下的这艘强大的星舰,也在活化。

    毋庸置疑!

    这对太空死灵来说,是一个可怕的发现。

    所以,在半个月,当它派出的斥候,在追踪一个兽人世界时,发现了这些灵族以及它们的舰船。

    然后,它和它的部下,无比恐惧的发现,这些东西,包括舰船本身都在念诵着可怕的经文,同时不断辐射着周围的一切!

    这些灵族,让它想起了久远之前的历史。

    那个时候,太空死灵一族,还是一个孱弱、渺小的血肉文明。

    那时,亚空间的恶魔还没有诞生。

    那时,灵族还未被创造。

    那时,人类还未出现。

    那时,银河还是和平的。

    因为,古圣一族统治着银河!

    太空死灵们,则自称惧亡者。

    血肉限制了它们,也禁锢了它们。

    它们嫉妒古圣的永生,也畏惧死亡。

    于是,它们向古圣发起挑战,并被毫无悬念的击败。

    直到……惧亡者们遇到了自称‘星神’的可怕存在。

    星神们也憎恨古圣。

    于是,允诺帮助惧亡者击败古圣,并给与它们永恒的生命。

    在星神的帮助下,惧亡者成为了太空死灵。

    获得了永恒的生命!

    却也成为了星神的奴仆和炮灰!

    直到寂静王觉醒,带领太空死灵,将所有星神围杀。

    太空死灵才终于获得自由,掌握了自己的命运!

    接着,就是漫长的沉睡。

    几千万年的沉睡!

    然而……

    现在,太空死灵们发现,星神……

    可能没有灭绝!

    又或者,存在一个比星神还恐怖的东西。

    那东西,改造了这些灵族,并制造了这一切恐怖。

    若是前者……

    每一个太空死灵都知道,一旦星神们复苏。

    那些可怕的强大生物,必然对太空死灵发起攻击,并可能彻底剥夺太空死灵们现在的一切。

    若是后者……

    那么……

    这恐怕是太空死灵们的机会!

    一个超脱现在,更进一步的机会!

    就像当年的星神们,让朝生暮死的惧亡者成为今日的太空死灵的机会。

    想到这里,这个太空死灵中的贵族,便按下一个按钮。

    整艘星舰,彻底隐没在恒星背景下。

    而星舰上的所有传感器,全部打开。

    这艘为了击败古圣而制造的史前战舰,彻底复苏过来。

    于是,整片星域,没有什么东西能逃得过星舰的监视。

    不一会,一个画面就传到了星舰上。

    戴着面具的艾达灵族,正在带着她的剧团谢幕。

    表演结束了。

    在看着她的瞬间,所有传感器都亮起了红光!

    那就是目标!

    一个活着离开了那片兽人星域的灵族。

    太空死灵的眼窝,被数据淹没。

    它的金属身躯内,数不清的传感器都在预警。

    危险!

    那个灵族身上有着让它恐惧的味道。

    那是可以终结它的危险!

    比混沌更可怕,比星神还诡异的东西,曾和这个灵族接触过!

    ………………

    克莱亚走回自己休息的地方。

    身旁,几位灵族大师,紧紧的保护着她。

    因为,克莱亚现在承载着整个灵族的希望。

    摆脱成为色孽食粮的希望!

    这不仅仅是笑神的判断。

    也是数位先知的预言。

    所以……

    不惜代价的保护她,并不惜一切的支持她,成为了所有灵族的选择。

    克莱亚忽然停下脚步,她抬起头。

    她头顶上,浮现出一个机械钟表。

    滴答滴答。

    指针动着,指向了一个新的点。

    她的任务,在今天完成了。

    一个月内,她就让三亿人都看到和知晓了那个故事。

    有关战帅阿巴顿的故事。

    一个彻底讽刺和亵渎混沌战帅的故事!

    而新的任务,随之从钟表中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