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语幻想 > 第二十五章 竹笛谣
    

    【[共享任务][青竹怨·追逃]见证幽筠的败北(0/1):

    任务奖励:150经验值,50铜】

    论实力,就算只是一道化身,幽筠也战胜不了。莲仙化身凭空一指,幽筠就被威压镇压,直不起身。

    她跪倒在地,傲然地仰头,死死盯着莲仙化身。

    莲仙摇头:“你还是不肯认错。”

    幽筠讥笑:“我认错与否很重要吗?反正莲仙大人你早就给我判了死刑,我又何必违背本心求饶?”

    “……”莲仙化身沉默不语一会儿:“曾经,你是本座寄予莫大期望的弟子。”

    “听闻你违逆你师傅离开清音谷时,我还有些意外。如今见你,居然已经是这副模样。”

    她叹了一口气,就要下杀手。

    “幽筠姑娘!快走!”

    一个苍老的声音随着泥土翻涌的声音从远及近,这声音凌昭很耳熟,正是青竹林副本的隐藏boss——朽叶竹王!

    果然,滔天的腐朽气息扑来,交缠错杂的枝叶胡乱挥舞着,朽叶竹王已然到了近前,扭曲错乱的灰色根须几乎要砸到莲仙身上。

    “竹王!你怎么!”幽筠没想到,面对这样的敌人他也敢冲出来。

    莲仙目光一寒,朽叶竹王身上的气息令她厌恶:“这也是你制造出来的怪物?”

    “将其他竹精嫁接到他身上,强行拔高他的实力,果然是邪术!”

    朽叶竹王,就是青竹林竹王被幽筠实验改造的结果,以她的性格,这段时间怎么会除了制造青竹精之外,什么都不做呢。

    朽叶竹王声音苍老,面对莲仙也毫无畏惧:“是不是邪术,不是你说了算的!”

    和凌昭在副本里所见一模一样的攻击方式,地面上是挥舞的枝条,而地下则涌出无数竹剑,甚是吓人。

    凌昭下意识想远离这里,却见身上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青光,竹剑还未长出,就在地面化作齑粉。

    这是莲仙施展的力量,在她身边,挥舞砸下的枝条,也是如竹剑一样的下场,断裂粉碎。

    “何必蚍蜉撼树,自寻死路?”莲仙摇头,手指一点,青光凝聚,就要直接杀死朽叶竹王。

    “就算是死……”朽叶竹王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的危机,长在诸多竹条之上的脸,瞪大双眼。

    “轰——”

    竹王的身体一寸寸皲裂,瞬间炸开,黑色的雾气急不可待地漫布四散,爆炸的波动让四周的竹树东倒西歪,凌昭三人也站不太稳。

    这可不是莲仙一指造成的,而是——

    朽叶竹王选择了自爆。

    连莲仙化身也忍不住抬手要去挡这爆炸风波,黑色的雾气自动避开了她,他依旧不染尘埃。

    只是她脸色马上一变,幽筠抓住了朽叶竹王争取到的这一线时间,瞬间逃走消失!

    “……”莲仙神乱,不过马上平静下来,她已经感受不到幽筠的存在了。

    她突然目光一转,看着竹王自爆的地方,淡淡说道:“你的灵居然还没有泯灭,虽然也即将彻底死去了。到底有什么,值得你付出生命来救她?”

    “为什么……”在黑雾之中,有淡淡幽光,那是朽叶竹王最后残留的意识。,“因为幽筠姑娘,是我们种族的恩人。”

    景小东想了想在幽筠幻境里看到的竹王,和刚才它那副丑陋可怕令人生厌的模样,暗自对天亚说道:“恩人?把它弄成这样叫恩人?”

    “你们根本不懂……是幽筠姑娘,让我们从被人类压迫的环境中,解脱出来。”竹王的声音逐渐衰弱:“我们也有生命,却因为生为竹木,被人类砍伐成木材……”

    “幽筠姑娘给了我们反抗的力量,让我们守护自己的族群,是我们的恩人……”

    “就算付出生命,我也要……”

    竹王还未说完,最后的灵魂气息就散去,如枯叶凋零落去,竹林恢复了宁静,连它自爆产生的坑洞也在自我修补着。

    场面说不上有多惨烈,从头到尾它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救幽筠的,选择自爆来掩护幽筠逃跑,已经是它能想到的最佳办法了。

    景小东喃喃道:“好像,它是有点可怜,说的也有点道理。”

    “道理?你觉得幽筠害死的那些人,不可怜吗?”莲仙化身看了他一眼,说道。

    “啊这……我感觉都有自己的苦衷嘛。”景小东抓了抓头发。

    “你是妖精还是人类?”

    “哎?”

    “身为人类,不为自己同类着想,反而将同情心分给与自己无关的竹精,立场不稳,前路堪忧。”莲仙摇头。

    景小东被说的没脾气了,弱弱地退了一步。

    莲仙走到被安置在一边的竹林老叟小齐儿和杨小妹身边。

    “我救不了他。”莲仙叹气,突然觉得无力,眼见着生命在自己面前流逝却无力阻止。

    她有些苦涩,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掌握在了清音逆徒手上,肯定会吃成为祸端。

    杨小妹悠悠醒来,看到躺在旁边没有生息的竹林老叟,差点没哭晕过去。

    莲仙有感而发,问道:“那边的小辈,你现在还对那些竹精抱有同情之心吗?”

    景小东突然被点名,有点不知所措。

    “对错与否,只是立场不同。不过这个立场早就定好了。”凌昭轻声说道,心里不知在想着什么。

    莲仙看他一眼,低头对杨小妹说道。

    “你且起来,我已经锁住你弟弟的生命流逝,稍后我便他带回清音谷,寻求救治之法。”

    “是……前辈。”

    凌昭眼见莲仙化身将竹林老叟小齐儿带走,而杨小妹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了。

    【任务完成】

    【[共享任务][青竹怨·竹笛谣]见证青竹精族群的变化:

    任务奖励:300经验值,青篁笛】

    “任务还没结束,幽筠不是都已经逃跑了吗?哪来的变化。”天亚纳闷。

    景小东鄙夷道:“后传懂不懂,300经验值不拿白不拿……不过话说这个青篁笛是什么,装备?”

    凌昭也不好评价,只好跟着指引光标前进。

    走出不远,前面依稀传来打闹声。

    “给我给我,我能吹响它!”

    “切,我才不信咧,你肯定像偷摸拿去玩!”

    凌昭心中一动,这是几个小孩子的声音,青竹林这个充满着精怪的区域,也会有小孩在这里活动吗。

    可是再走进一些,这哪是什么小孩子,而是一只只小巧的青竹精。

    看蒙的自然不止凌昭一人,景小东也揉了揉眼睛,“这群小东西,是青竹精?我们之前见到的,都长的挺吓人的,而且也没有幼年的青竹精吧。”

    它们有着和青竹精一样的外观,都是竹筒长着四肢,五官却不像青竹精那样狰狞可怕。

    凌昭三人刚接近,这群小青竹精就发现了,探头探脑好奇打量他们。

    “是人类哎。”

    “他们会打我们吗?听爸爸说人类都是坏人。”

    “幽筠大人也是人类,幽筠大人可不是坏人。”

    “幽筠大人消失好久了,好想听她吹的笛子呀。”

    “他们是和幽筠大人一样的人类,他们和幽筠大人一样会吹笛吗?”

    青竹精们自顾自讨论着,然后蹦蹦跳跳围了上来。

    为首的青竹精手中摇晃着一支竹笛,满怀期待地说:“你们会吹笛子吗?”

    天亚忍不住好奇,问道:“你们为什么和其他青竹精不一样,看起来这么小。”

    一只青竹精回答道:“因为我们是小青竹精啊。你们人类的孩子,不是也看起来很小。”

    景小东也对这群青竹精很感兴趣,接着问道:“小青竹精什么的,不应该是竹笋吗哈哈哈。没想到幽筠还蛮注意族群的完整性的,除了正常竹精,还制造一些小孩来。”

    “才不是咧,我们是正儿八经从地里长出来的。和我们的长辈们可不一样,才不是被制造出来的。”另一只青竹精连忙说道。

    “长出来的?”凌昭疑惑,联想到刚才远远的听到它们谈话时,还提到了“爸爸”这一词。

    “也就是说……幽筠所做的完全不止流于表面,青竹精真的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种族。”天亚感叹。

    不得不说,有点神奇。

    “任务剧情而已,发生什么都很正常。”惊讶了一会儿之后,景小东大大咧咧说道。

    小青竹精们还在眼巴巴望着他们:“你们到底会不会吹笛子呀,不会我们就走了。这是幽筠大人留下的东西,可是我们好像都没办法吹响它。”

    “呃……我不会,天亚你会吗?”景小东纠结说道。

    天亚摇头。

    小青竹精们遗憾地准备离开,凌昭伸出手:“给我吧,我试试。”

    为首小青竹精打量他几眼,把手中竹笛递给凌昭。

    景小东好奇:“鸦哥你还懂笛子?”

    “略知一二。”

    竹笛入手冰凉,凌昭持笛横在嘴边,轻轻吹气,指尖在笛孔按动。

    景小东在旁边观望,期待的同时还做好了哈哈嘲笑的准备,结果笛音传出第一刻,他就蒙了。

    这悠扬的笛音,完美复刻了幻境中幽筠在竹林独舞时的乐曲,至少在景小东看来,是分不出任何区别的。

    “略知一二?”景小东傻了。

    他突然真的觉得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长得帅就算了,游戏天赋高,还懂音律,buff集于一身。

    天亚没这么多花里胡哨的想法,抱着剑站在一边,他比较关注那些小青竹精。

    “竹子是无性繁殖吧,这群小东西有性别之分吗?”他自顾自想到。

    小青竹精们现在欢快地跳动着,等凌昭吹奏完毕,为首的小青竹精说道:“这一曲,让我们想起来幽筠大人呢。这支青篁笛就送给你吧。”

    “哎?这样好吗?这可是幽筠大人留下来的东西。”

    “可是我们都没法使用它啊。”

    “那好吧。”

    小青竹精们朝着凌昭三人摆手:“人类,有缘再见。”

    然后便蹦蹦跳跳朝着竹林深处跑去,身影逐渐消失。

    系统提示弹出:

    【任务完成】

    【达成成就[青竹怨],成就声望+10(完成青竹怨系列任务):竹林幽幽,风动筠揺】

    【等级提升到14级】

    【有技能可升级了】

    “总算结束了。”天亚叹气,“还是经验本升级比较快一点。”

    “看美女不好吗?你个憨憨。”

    景小东和天亚搭着话,凌昭没有参与,而是研究着留在他手中的青篁笛。

    幽筠留下的东西,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